郁绒贺从霖(新书)小说_郁绒贺从霖阅读

郁绒贺从霖

更新时间:

贺从霖和人打架了。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

《郁绒贺从霖》精彩内容

小说《郁绒贺从霖》,经典来袭!郁绒贺从霖是书里的主要人物,也是作者贺从霖精心所出品的,阅读无广告版本更加精彩,简介如下:郁绒还没下去打招呼,楼下已经吵起来。许父许何平一身酒气,骂赵念巧:“你成天除了做美容还知道干什么?公司里那么多事,也不知……

贺从霖和人打架了。

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

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

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

保释贺从霖需要办手续,主要是填表和交钱。

民警问郁绒:“你和贺从霖是什么关系?”

郁绒迟疑了下,才说:“我是他发小。”

梁许两家是世交,许爷爷在世的时候,还和梁爷爷定了两家孙辈的娃娃亲,父母那辈也没反对意见,默认了郁绒将来要做自家的媳妇儿。

所有人里,只有贺从霖态度模棱两可,说他反对吧,每次被人调侃都只是笑,说他同意吧,私下里他对郁绒从来没说过在一起的话。

他对郁绒也不赖,但似乎始终拿捏着分寸。

他这态度有时候不免让郁绒有点儿焦灼,不过她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虽然她很喜欢贺从霖,心底已经接受两家的安排,但也不好主动说些什么,到现在也只能自称是他的发小。

“他手机里只有一个紧急联系人,就是你,我还以为你是他家里人,”民警有些意外,“他为了女朋友,把人家酒吧给砸了。”

郁绒手一顿,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女朋友?”

“对,一个叫陈婧的姑娘,他们去酒吧玩的时候,有小混混调戏陈婧,贺从霖直接用酒瓶给人头上招呼……”民警啧啧两声,“挺狠的,人现在还在医院做手术呢,酒吧那边也受了牵连,你们回头得看看怎么处理,搞不好还得打官司。”

郁绒整个人是懵的,她和贺从霖几乎天天不是微信就是电话,从没听他提过什么女朋友。

办理完手续,贺从霖被民警领着出来了。

郁绒才抬眼,就注意到他额角多出一道新疤。

足足三公分长,斜在左边额角,刚刚结了血痂,在他那张俊脸上挺明显的。

这其实不是贺从霖头一回打架。

他的打架史可以追溯到初中,这小少爷是被惯着长大的,加上梁家有钱有势,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什么妥协和退让,这么多年活得恣意又嚣张。

他走到郁绒跟前,喊她:“小栀子。”

亲近的人都喊郁绒栀子,只有贺从霖搞特殊,非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小”字,一字之差,但却多出几分狎昵。

郁绒到这会儿其实还没缓冲过来,盯着他额角的伤,本能想问一句疼不疼,但话到嘴边,换了个问题:“陈婧是谁?”

贺从霖愣了下,手轻轻扯住她衣袖,将人从派出所大厅往出去带,“我们出去再说。”

今夜预报会有暴风雪,但天气的恶劣程度还是超出了想象。

郁绒身材纤细,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吹跑了,她很后悔,出门的时候因为着急,她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是毛呢的,显然抵御不了风雪。

贺从霖带着她,穿过马路,去了对面的酒店。

郁绒思绪混乱,只是裹紧外套跟着他走,冻得都快僵硬的脑子还在想陈婧是谁。

等进了空调开放的酒店大厅,她感觉自己才算是活了过来,慢慢攥紧僵硬的手指。

贺从霖没去前台,带着她直接进了电梯,一边和她说:“陈婧是我女朋友,本来打算最近就给你介绍一下的,没想到出了这事儿……她就在楼上的房间。”

郁绒还是木的,她觉得自己被冻麻了,走出电梯时候才想起,问了个问题:“既然她是你女朋友,怎么没去派出所保释你?”

“她被流氓骚扰,受到很大的惊吓,”贺从霖一边走一边解释:“再说外面风雪这么大……”

话出口才觉不妥,“今天辛苦小栀子了,等这事儿处理完了,我请你吃饭。”

郁绒觉得,今夜的风雪好像一路吹到了她心口,怎么会这么冷。

贺从霖敲门,很快有人过来,才拉开门,就往贺从霖怀里扑。

陈婧语带哭腔,“吓死我了……你怎么那么冲动啊,和那些人打架……都受伤了,疼不疼啊?”

“我没事。”贺从霖按住了陈婧探向他额头的手,轻咳了声,示意陈婧旁边还有人,“这是小栀子。”

陈婧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扭头看向郁绒。

郁绒是那种偏清冷的长相,素面朝天却不会让人觉得寡淡,不过相比之下,化了妆的陈婧就显得精致许多。

“原来你就是小栀子,牧之经常和我说起你,你好。”

陈婧伸出手,郁绒顿了下,才伸手同她礼节性握手。

进屋关上门,贺从霖刚在沙发上坐下,陈婧就又凑过去,用纸巾去擦他的伤口。

郁绒很不自在,站在原地。

贺从霖推开陈婧,“别弄了,等下我去洗洗,先给小栀子安排住的地方,学校宿舍楼估计锁门了。”

贺从霖拿酒店内线打给前台,没说上两句就挂了。

极端天气下,酒店爆满。

陈婧噘着嘴,“这会儿肯定是订不上了,就这间大床房还是我早上给咱俩订的呢。”

郁绒第一个想法是,这两个人早上就订房间了,还是大床房。

她不知道自己的注意力怎么能偏成这样,但越是想要压制,就越控制不住地去想,原来他们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那他们交往多久了?

贺从霖居然隐藏得这么好。

大概一个多月前,她在梁家见到他的时候,梁爷爷半带打趣地问他计划什么时候娶栀子回家,她羞红了脸,她很清楚地记得他是怎么说的。

他回答梁爷爷:“爷爷,您太心急了,起码得等小栀子毕业再说吧。”

她的误会就在他这样模糊的态度里逐步加深,时常觉得自己对他来说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但现在,她觉得他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她笑不出来,拿出手机低头看,“没事,我在附近找找其他酒店。”

陈婧出主意:“我们在手机上帮你找吧,你赶紧下楼出去看看跟前还有没有其他酒店,要是我们订到了,就给你打电话,咱们两头行动也更有效率。”

郁绒不傻,陈婧明显是在赶人。

她也不想呆下去,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我送你……”贺从霖话没说完,陈婧就一把拉住他。

“你受伤了,乱跑什么啊,还是休息吧……”

后面的话,郁绒没听到,她走出去并关上了门。

走出酒店,寒气迎面扑来,天地之间像是被舞动的白色纱幔笼罩。

郁绒裹紧外套,有雪花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又在她眨眼之间坠落,像是一滴泪。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郁绒贺从霖

    1郁绒贺从霖

    贺从霖| 短篇言情

    贺从霖和人打架了。郁绒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宿舍楼有门禁,郁绒要出去时,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难,末了阿姨像是慨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大学生啊,姑娘家还这么不知道自重……”她知道阿姨是误会了,但她也没心思解释,快步出去,冒着大雪在学校侧门拦下出租车,去了派出所...

  • 2 校霸前男友:大明星追妻之路

    2校霸前男友:大明星追妻之路

    后秋| 现代言情

    曾经被我抛弃的校霸成为大明星。因为工作原因我要装作是他的死忠粉一起参加节目。当校霸温柔的递给我一杯水。我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众人:哇!激动得发抖,她超爱!后来,校霸半夜搂着我,眼底深沉。「别抖,搞得我好像在强迫你一样。」

  • 3 哥哥他帮我虐小白花

    3哥哥他帮我虐小白花

    灵猫小说| 豪门总裁

    一朵小白花拿着亲子鉴定报告上门说她是真的沈家千金做了十八年沈家“假”千金的我被送到渔村去养病爸不疼妈也不爱了,青梅竹马男友转头爱上真千金以前的“哥哥”却化身最宠男朋友将我接了回来带着我手撕白莲花,脚踩渣男,沈家家业全都送到我的名下沈泽言将我环在怀中:卿卿,当年被抱错的是我,不是你.....我抬手就捏...

  • 4 重生一次,这儿子我不要了

    4重生一次,这儿子我不要了

    花花| 古代言情

    我精心教养的儿子,爱上了一个青楼娼女。我不同意。在我六十岁大寿那日,他居然挽着那娼女跪在我面前,要休妻另娶。我被气得中风,儿媳投井自尽。太尉亲家上门讨要说法,儿子却端给了我一碗毒药。“母亲,别怪儿子,要怪就怪你自己。”重来一世,回到寿宴当天。看着儿子挽着娼女跪在我面前要休妻另娶之时,我冷笑道:“好,...

  • 5 重生后我狂虐渣男前夫

    5重生后我狂虐渣男前夫

    灵猫小说| 现代言情

    我与京圈太子爷结婚纪念日当天,他带着初恋在我们的婚房厮混。婆婆劝我大度,毕竟小三怀孕了。我打定主意离婚。太子爷带我蜜月旅行,却亲手把我推入海底。我死了,连同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尸体被冲上海滩。太子爷假惺惺流了几滴眼泪,转头吞并我家公司跟初恋二婚。再醒来,我回到太子爷求婚当日。他单膝下跪含情脉脉,求我嫁...

  • 6 当代女大学生爆改霸总指南

    6当代女大学生爆改霸总指南

    蓝阿蓝| 豪门总裁

    季休言双手撑住墙壁,将我困在他的臂弯间。其中一只手挑起我的下巴。「女人,你这是在玩火。」话音刚落,季休言的发顶缓缓飘起一缕青烟。我把打火机举到他面前,微微一笑:「看好了,这才是玩火。」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