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抵不过如花美眷》顾湘湘陆莫寒于有有完结版免费阅读

终究抵不过如花美眷

更新时间:

甜宠新书《终究抵不过如花美眷》由拾欢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顾湘湘陆莫寒于有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别闹,悠悠又昏迷了。”“只是昏迷,又不是死了,再说了,她需要的是医生,不是你!”“顾湘湘!”男人声音一冷,带上警告。...

《终究抵不过如花美眷》精彩内容

夜色深沉,一轮明月挂在半空。

“慢点”沈晴空惊呼,恨恨的捶了他几下,娇嗔道,“你怎么这坏,我说了让你慢一点,可没说让你走……”

“可真难伺候。”慕麟轩低笑着,声音沙哑性感,“抱紧点。”

沈晴空下意识攀紧他男人强壮的肩膀,迎合着他。

窗外偷窥的月亮都羞涩的钻进云朵里。

一道悦耳的铃声忽然响起,打破室内的沉寂。

沈晴空顿时清醒了几分,“电……电话……”

慕麟轩眉头拧起,眉宇间净是被打断的不悦,按捺拿过手机。

才接通另一端,就传来焦急的声音,“慕总,于小姐昏过去了!”

慕麟轩俊脸瞬间绷起,如火的情欲顿时散去,毫不犹豫的将沈晴空推开。

沈晴空看着男人毫不犹豫的举动,心脏像是被谁摘去了一般,空落落的疼,她毫不犹豫的扑过去,扣住他的手腕,“我不许你走!不许你去看那个女人!”

“别闹,悠悠又昏迷了。”

“只是昏迷,又不是死了,再说了,她需要的是医生,不是你!”

“沈晴空!”男人声音一冷,带上警告。

“不许你去!我不许你去她身边守着。除非她已经死了。不,就是死了跟你也没有关系!”沈晴空狂乱的低吼着。

这半年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只要那个女人有个风吹草动,慕麟轩总是抛下所有的事情,马不停蹄的奔向那个女人。

如同刚才那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抽身。

‘死’这个字触痛了慕麟轩心中最痛的地方,他神情顿时变得暴戾起来,扣着她肩膀的大手猛地用力,像是要将她的肩胛骨捏碎一般,“住口!不许你那么诅咒她!”

“慕麟轩,你是我的丈夫,不是那个老女人的!”沈晴空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大度,要忍耐,不过就是一个仗着往日有点情分的老女人,像是慕麟轩这样的男人身边总是围绕着无数的狂蜂浪蝶,可被他宠着,爱着,又娶回家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可是慕麟轩对她超乎寻常的在乎,终于让沈晴空崩溃,她愤怒的嘶吼,“慕麟轩,你是我的合法丈夫。可你为了那个女人不但将我一个人抛弃在婚礼上,还为了她一个月不曾踏进家门。现在我不过说了她两句,你就想掐死我!好啊,你动手啊!我死了,好娶你的心尖尖回来做慕太太!”

她的声音越来越高,带上刺耳的尖锐,眼眶却禁不住红了,握着他手腕的指尖无意识的刺进他的手臂的皮肉伤。

慕麟轩垂眸看着她,乌黑的杏眸里含着眼泪,鼻尖通红,看起来有种虚张声势的可怜。

“慕麟轩和她断了吧。我们已经结婚了,一起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沈晴空卑微的祈求,那张从来明媚的小脸只剩下怨妇一般的可怜,“曾经的时候,我们一直很幸福的……”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1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2 林文静秦景曜

    2林文静秦景曜

    盛少| 短篇言情

    一边是要挟她的总裁上司,一边是满心求复合的难缠前夫,还有每次碰到她一身狼狈的高富帅,究竟谁才是她此生的良人……

  • 3 摄政王妃向吟

    3摄政王妃向吟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向吟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

  • 4 总裁的私宠甜妻

    4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秦舒似乎明白了什么,丢下离婚协议闪人。半路发现,肚子里多了个种?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秦舒,那一针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我要你立刻、马上,让我重振雄风!”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老子从头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

  • 5 烟雨朦胧迷了眼

    5烟雨朦胧迷了眼

    书小香| 短篇言情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悄然生息的住进他的心里,而他却一直忽视,甚至充耳不闻,避而不见。终究抵不过宿命。纪奕宸在荒凉的山野中,疯狂的搜寻,却找不到一丝痕迹。

  • 6 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6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章鱼肉丸| 豪门总裁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