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林宛宛孟容瑾by云卷风舒完整在线阅读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更新时间:

主角是林宛宛孟容瑾的小说叫做《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卷风舒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吹着他的长发飘逸,虽穿着甲胄,仍可见阳光里他俊美无双的脸庞,她知道,是他,她终于又见到了他。只是不想,再一次见面,她已是亡国公主,正是他,亡了她的国。就算是穿越的身份,也不能淡定面对这事。...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精彩内容

宛宛梦也醒了大半,坐了起来,马上有两个奴婢上前,给她穿衣服。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说,那个消失了六年的孟容瑾要过来了?”宛宛拍了下脑袋,想让自己尽量清醒点。

梅香扶侍了宛宛六年,几乎是与宛宛一起长大的,她自然是知道宛宛的脾性的,宛宛一向胆量很大,对主帅直呼其名早就习之以常。

只是梅香可不管直呼主帅名字,她说:“是的姑娘,早上奴婢刚刚接了张妈妈的通知,说是孟主帅刚刚得胜归来,接受了皇上的赏赐,皇上大为高兴,决定亲自给主帅赐婚呢。所以,主帅便马上要过来接姑娘出来了。”

宛宛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个你们皇上要给你的主帅赐婚,与我有什么关系?干嘛要过来接我出去?”

梅香说:“哎呀,姑娘,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呀,如今王府上都传遍了,说是皇上这是要给主帅与姑娘赐婚呀,主帅当然是要过来见姑娘您了。”

“什么?”宛宛吃惊得差点从床上翻滚下来,还是奴婢扶住了她,她才坐稳了。

她还是不敢相信,抓住梅香的双肩,问道:“梅香,你没有搞错吧?我可是北汉的公主,那个孟容瑾杀了我父皇母后,而据说,他的母亲也是被我父皇所杀,我与孟容瑾可是有仇的耶,怎么能成亲呢?”

梅香低垂着头,一脸懵懂的样子:“姑娘,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可是姑娘,这消息是千真万确的,姑娘还是准备准备,等下亲自问主帅吧。”

宛宛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于是,奴婢们给宛宛穿上粉红色金边绸裙,扶着她来到梳妆台前。

宛宛看到镜中的自己,肤白如玉,眼眸水汪汪得又大又水灵,一头青丝披泻而下,如瀑布一般。细长的脖颈上,挂了一个打磨得很光滑的玉,这个玉还是宛宛穿越时那具身体就有的,因为很好看,玉上面有对鸳鸯,宛宛一直没有拿下来。

宛宛想,这玉也许是父皇母亲留给她的吧。虽然他们在亡国之际,竟残忍地想要杀害她,可是毕竟他们是她的亲自父母。

宛宛对他们,有着莫名的感情,与生俱来一般,就算是穿越而来的也不例外。可是这种感情有多深呢,宛宛也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有真的与他们相处过。

也正因为这感情没有太深,所以,虽然孟容瑾杀害了她的双亲,可是她却并不恨他。她生气他的,更多的是他竟将她关在这里,关了六年!

吃了早膳后,忽然听到院子外面一阵嘈杂,梅香与几个奴婢如飞跑了出去,边跑边说:“定是主帅来了!”

紧接着,传来拖长了的声音:“主帅驾到--”

宛宛正在吃着一块桂花糕,乍一听闻他来了,她的心,竟莫名地跳个厉害。

这六年来,外面的世界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大梁国依旧是五“国中”最强大的国家,其他四国定期会向大梁国进贡。而大梁国也安定得很,除了大梁国皇帝沉迷于声色,与当今皇后大造宫宇,百姓有些怨言之外,倒也没别的什么。

只是,他,孟容瑾,六年之前的那个十五岁的美男子,少年将军,一定会有很大变化了吧?

她还没有准备好去见他,就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如蝴蝶振翅般,听得她内心都柔软起来。

她蓦然回头。

只见,一个人进门来了。

他穿着一件明杏色锦袍,袍上绣着蟒蛇,领口与衣袖边用金丝滚边。

他人虽高大健朗,皮肤却白得如玉瓷,玉唇如花,剑眉之下的星眸晶亮幽深,好像一汪深潭,那底色竟是无边的夜空,眼瞳倒像是夜空中的星星。

是他!

就是孟容瑾!

虽然他比过去更高大了,可是那俊美的五官,却是没有变过。那儒雅又英气的气质,也从来没有变过。

她在凝视他的同时,他也在凝视她。

他的晶亮目光闪了闪,似乎有些惊叹,可是马上,他那好看的唇角,又斜斜勾起,旋开一抹冷笑来:“六年不见,你倒真长成一个大美人了。倒也算配得上我了。”

她一怔。

他上前几步,坐在雕花椅子上,从桌子上拿了两个杯子,自己这边放一杯,再往对案放一杯,然后,瞥了她一眼,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坐。”

看他这神情倒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宛宛眨了下眼睛,让自己镇定下来,走到那里坐下来。

她没有喝茶,而是直愣愣地看着他,毫无顾忌。

这个女人,还是如过去一样,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他,一点也不害怕,他不觉微恼了,指了指茶杯,“你给本王喝。”

原来他如今已被封为兰陵王了。

她哼了一声,“你关了我六年,你是不是忘记了,六年之前,你对着那块玉佩发誓,说必会给我公主般的待遇,可是你做到了吗?”

他细长的手指抚摸着光滑的杯壁,低垂眼睑看着茶汤,说:“真是笑话,你在这里,衣食无忧,锦衣玉食,甚至不必出行半步,也没有任何刺客进得了这个院子,难道这还不算公主待遇吗?而且我也答应过会护得你周全,如果不是因为答应过你,我早就想杀了你了,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她气得拍了下桌子,这一掌拍下去,茶杯反弹得跳了起来,“啪”!竟倾泻倒在了桌子上!

“这算哪门子的公主待遇!你要是喜欢,你自己关关看呀!”六年的压抑在这一刻暴发出来,她操起那个茶杯就朝他掷去。

“哗!”茶杯从他脸颊边擦边而过,他怒了,“你这个不识抬举的女人!真以为本王制服不了你吗?”

他站了起来,伸手一抓,她连忙一闪身,退到另一边了去。

他再回身逼近,她握紧拳头犀利击去,他只是轻轻一挥手,就将她的拳头抓在了掌心。

她用力想抽回手,可是怎么也抽离不开。

“看你还能怎么办?”他阴阴一笑,胜券在握,她也不轻易服输,对他嫣然一笑,“我是不能怎么办,可是,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紧握我的手,算什么?”

他上前一步,用胳膊肘抵在她的脸上,他的下巴离得她很近。

他很高,她要仰头才能看得到他,“哼“了一声,忽然,抬脚对着他的下体用力一击。

谁知,他动作是她的好几倍,早就一勾脚,她整个人被他甩了出去。

“哗啦啦--”她竟被他甩进了床榻上!

他掀开床帐,阴阴一笑,“还打不打?你这个刁蛮女子?”

她知道自己武斗不是他的对手,便想,不如用文斗吧,且看他有什么话说。

便嫣然一笑:“反正打不过你,我就不打了。”

他伸手将她从床上抓下来,手刚碰到她的手臂,她忽然张大“血盆大口”对着他的手掌就咬了过去。

这一回,他是真的感觉疼了。他的眉毛皱了起来,马上甩开她,看到手上是大块的血印。

“哼,现在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她双手抱胸,洋洋得意地说。

“你敢咬我,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他被咬了,反而微笑起来,血一滴滴从手上往地上滴落。

“你堂堂皇子,六年前对着玉佩发誓会护得我周全的,我若是死了,你便违约了。我的死活于你来说,根本不要紧,可是你若是失信,今后如何取信于人?所以,我才不怕你会害我呢。”她哼了一声,从床上爬了下来,还悠然自得地理了下头发。

他一怔,冷笑:“你倒是将本王的心思,摸了个透。”

“你不但不会杀我,你还得天天防着让别人杀我呢,六年前你出于好奇,发下的誓言,如今你可要为之付出很大的代价了。”她得意洋洋地笑道。

他眉毛一扬,笑道:“你的确很聪明,可是你的话却也不全对。”

“为何?”

“因为,我不全是为了名声,才不杀你的。”他在心里冷笑,她还真以为,他看重名声二字?

说实话,名声于他,不过是浮云而已

。”那你是为了什么?”

“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本王的用意了。”他收起了笑容,正了正色,又揽衣坐下,继续说道:“本王今日来,是过来通知你的,明日,我们要一起面见父皇,父皇已准了本王的请求,同意为我们赐婚。”

她哈哈大笑起来。

他被她笑得有些不舒服,冷冷地问:“你笑什么?”

她笑得肚子疼,这才止了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她伸手去拭眼睛,一面说:“这真是天下最好笑的事了,你要娶我?不会又是什么阴谋吧?”

他眼中闪过一丝嫌恶,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边走边丢下一句话:“明天给本王准时起来,在院子里候着本王,本王会过来接你入宫的。”

他说完,就大踏步走了出去。

她笑够了,这才镇定下来。

不对呀,他忽然要娶她,还是他向皇帝提议娶她为妃,可是他根本就不喜欢她。

而且,她只是一个亡国公主,他为什么要娶她?

她警觉起来,这一定是一个大阴谋,不行,明天一定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

要不然,若是这个阴谋是对她不利的,她不明不白地陪上了性命,可不值,还是继续在这个院子里呆着,倒也安全。

可是,既然是皇帝赐婚,她总不能抗旨吧?现在她是依靠着他的庇护才得以在大梁国生活下去,要是惹怒了皇帝,指不定皇帝老头一声令下,斩了她,那可是神仙也救不了她的。

怎么办?怎么办?

她双手负于身后,来回走动着,可是还是没想出应急之计。

对了,有了,不如先让这个孟容瑾讲出,他娶她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这个目的不会对她有危险,倒也没事,答应就答应,反正嫁不嫁她都是在他王府上呆着。

如果有危险,她再作主意。

得,得先将孟容瑾给骗过来再说,然后,猛灌他酒,等他醉了让他说出来!

好,就这样办!

于是,宛宛马上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大喊起来:“哎呀,好痛呀!这真的是太痛了呀!”

奴婢们连忙奔进来,“姑娘,你怎么了?没吓奴婢,您要是有什么闪失,主帅定会怪罪我们的!”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1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2 林文静秦景曜

    2林文静秦景曜

    盛少| 短篇言情

    一边是要挟她的总裁上司,一边是满心求复合的难缠前夫,还有每次碰到她一身狼狈的高富帅,究竟谁才是她此生的良人……

  • 3 摄政王妃向吟

    3摄政王妃向吟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向吟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

  • 4 总裁的私宠甜妻

    4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秦舒似乎明白了什么,丢下离婚协议闪人。半路发现,肚子里多了个种?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秦舒,那一针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我要你立刻、马上,让我重振雄风!”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老子从头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

  • 5 烟雨朦胧迷了眼

    5烟雨朦胧迷了眼

    书小香| 短篇言情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悄然生息的住进他的心里,而他却一直忽视,甚至充耳不闻,避而不见。终究抵不过宿命。纪奕宸在荒凉的山野中,疯狂的搜寻,却找不到一丝痕迹。

  • 6 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6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章鱼肉丸| 豪门总裁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