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夫人闹离婚叶织夏苏牧晨小说免费试读

豪门夫人闹离婚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叶织夏苏牧晨的小说叫《豪门夫人闹离婚》,本小说的作者是heidi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说怎么突然闻到一阵茶…香呢”叶织夏双手枕在脑后,没好气的瞥一眼刚刚进来的女生,勾唇嘲讽“原来是绿茶来了”。不管是白莲花,还是绿茶,叶织夏从来没有在怕的。装可怜吸引他的老公?找证据翻盘拆穿她!说自己坏话?自己的口才是白练的?网上看那么多段子白看了?必须要不带脏字的把对方骂到体无完肤才痛快!叶织夏一度怀疑,卖惨装可怜是不是绿茶的标配?这一招对方是炉火纯青,偏偏自己的老公又很吃这一套……在对战白莲的那些日子里,叶织夏真的感觉自己像一道数学题,太难了!她真的太难了!她不仅要跟绿茶斗智斗勇,还要上的厅堂下的厨房,就连嘴皮子功夫也得利索。不然,怎么能把绿茶这种戏精怼的无话可说呢?如此也就罢了,更难的是,他还有个平时看上去是商界经营,万人敬仰的霸道总裁,但是一遇到正事儿,立马化身猪一样弱智的老公……敌人太强大,队友太脑残,叶织夏手撕白莲的征程,前路漫漫……...

《豪门夫人闹离婚》精彩内容

叶倾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但是,我就觉得,夏夏不适合跟苏牧晨在一起。”

“为什么?你们合作的不愉快吗?对他有意见啊?”

叶海逸失笑着问了一声。

“那倒不是”叶倾寒摇摇头“我就是感觉,而且苏牧晨是个商人啊。”

“商人怎么了。我们不都是商人吗?”

“商人重利轻别离”。

江雪听到这句诗,稍微思忖了一下,然后靠在叶海逸怀里“我觉得你儿子引入的这句诗,用在这种语境下…可能是在骂你。”

叶倾寒“……”。

这到底还能不能聊了嘛!

“行行,我不说话了行吗?反正啊,我就觉得夏夏跟苏牧晨不合适,你们仔细想想吧,我上楼了。”

叶倾寒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客厅。

“苏牧晨…”叶海逸仰在沙发上,重复了一遍苏牧晨的名字“小寒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得好好了解一下苏牧晨才能确定放不放心把夏夏交给他。”

“你们爷俩啊,都把事情想的太早了吧。刚刚小寒就说夏夏可能对他动心了,又没说真的喜欢上他了。再说了,就算是夏夏真的喜欢他,那最后也有可能像子谦对夏夏一样单相思啊…爱情是两情相悦,勉强不来的。哪儿就一定会在一起呢”。

楼上…

刚刚叶织夏拉着川谷上楼就让他帮忙找苏牧晨的资料。

“三分钟以内,我要这个男人的全部资料。”

叶织夏说着,刷刷刷挥笔写下了苏牧晨三个大字。

川谷看着那个名字,温柔的笑了笑“夏夏,最近是不是霸道总裁文又看多了?这个苏牧晨,是苏家的那个小儿子吗?cx的董事长…”

“是…吗?我不知道啊,我现在就知道他叫苏牧晨,现在好像跟咱哥谈合作呢。”叶织夏不确定的说了一句。因为他现在真的就只是知道最简单的一个名字,其他的,一无所知…

川谷点点头“那就是他了,怎么突然要查他呀?”

“今天偶然间遇到了…超级帅!但是我现在就知道他的名字,我想多了解他一些。巧的是我知道,我的川谷哥,一定能帮我实现我的这个心愿!”

川谷宠溺的看着叶织夏笑了笑“你都把我捧这么高了,我要是查不到都不对起你刚刚的夸奖了…”

说着,川谷就修长的手指就开始在键盘上飞舞。与之同步的,是电脑屏幕上迅速更新着的一串又一串的叶织夏看都看不懂的编码。

叶织夏站在一旁,盯着看了几秒钟就觉得眼花缭乱的。

甩了甩脑袋之后,看到川谷停下手里的动作了,叶织夏这才拉了个椅子在川谷身边坐下“川谷哥哥其实说真的,像你这样,是不是算是黑客的一种?在网上这么破译别人的个人信息,其实都是犯法的吧。”

“啊?”

川谷有些茫然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叶织夏。

“嘿嘿,我怕你无聊,开个玩笑。而且川谷哥你放心,就算你这是犯法的,我也绝对会护着你的。就像…混天绫护着哪吒一样。”

“这么贴心啊?”

川谷拿过一旁的酸奶拧开瓶盖递给了叶织夏。

“那是!我是贴心小棉袄!不像叶倾寒…我是冬天的小棉袄,他是酷夏的羽绒服。”

“说什么呢…”

刚巧叶织夏说道叶倾寒的时候,叶倾寒出现在了房间里。

可见,背后不能说人坏话。

当然了,叶织夏这也不算是坏话,兄妹之间的正常调侃。所以,叶织夏理直气壮的。

“我刚刚在跟川谷哥说,你是羽绒服。”

叶织夏倒是很诚实的把刚刚的话都告诉了叶倾寒。

“羽绒服?为什么?”叶倾寒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川谷?

“保暖啊”。叶织夏无所谓的说“我是小棉袄,你是羽绒服。公平吧?”

“呵!这…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儿落下去的吧?叶织夏同学,你这是在夸我?”

听到叶织夏的解释,叶倾寒觉得有些意外。

“当然!我是冬天的小棉袄,温暖贴心,你是夏天的羽绒服,没有人愿意搭理你。”

叶倾寒“……”。

“叶织夏,三天不打,你这要上房揭瓦了是吧?”

说着,叶倾寒就准备挽袖子恐吓之。

但是,现在是夏天,叶倾寒穿的是短袖…嗯,有那么一丝尴尬。

叶织夏忍俊不禁,但还是忍笑道“上房揭瓦怎么了?对小仙女来说都不是事儿!别说上房了,上天都上来下去好多趟了,”说到这里,叶织夏拍了拍叶倾寒的肩膀“老哥,我一直跟你说要珍惜我,不是没有道理的,你想,当初我要是不下凡,你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妹妹去。哎呀,所以,我是真羡慕你,上辈子到底是干了什么好事儿啊,这辈子遇上我们这么几个优秀的兄弟姐妹。”

叶倾寒面对叶织夏一再的言语“挑衅”,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笨嘴拙舌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此时,坐在转椅上盯着窗外发呆的苏牧晨,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川谷调查着。

他有些出神儿的看着外面星罗棋布的夜空,轻轻蹙眉回忆着傍晚在餐厅的情景。

“叶织夏”…苏牧晨轻声呢喃“叶家的千金小姐,过了这么多年,又见面了。可是为什么见到的是你…不是一一。”

目光深沉的盯着窗外看了好久,苏牧晨突然起身走到办公桌旁边,拉开了最下面的那个抽屉,从里面翻出来一个牛皮本子,解开缠绕在外面的那封锁,苏牧晨从里面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有两个小女孩,一个白白瘦瘦,明眸皓齿,虽然穿着简单,但是特别漂亮可爱的小姑娘,这就是苏牧晨一直心心念念的一一。多么可爱的小女孩,却在小时候差点儿被人害死。

苏牧晨的视线稍稍平移了一下,瞥一眼合照上的另外一个女生,在苏牧晨的一一的衬托下,那个女生显得又高又壮…虽然穿着小女孩都喜欢的华丽的公主裙,但是长相真的是一言难尽…

看到照片上两个人形象上这么明显的对比,苏牧晨似乎能明白当初一个小女孩,为什么能干出来那么残忍的事情了。女人的嫉妒心…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苏牧晨手里捏着那张照片,轻轻的呼了口气。当年,有一段时间跟一一断了联系,至今,他都没有重新联系上他的一一…

另一边,叶织夏期待的坐在川谷旁边,等待着川谷的调查结果。

“有了…”

电脑屏幕上不停跳跃代码终于停止,叶织夏想要的信息也慢慢出现。

“姓名,苏牧晨,19……”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一张带着苏牧晨的身份信息的照片,叶织夏伸出手指头算了一下“他今年刚二十四岁,比我大三岁…正好正好。我的理想男朋友就是比我大三岁,太巧了,这也许就是缘分啊!”

叶倾寒一脸无奈的靠在桌子上“十以内的加减法还要掰手指算吗?现在幼儿园的小孩儿都不需要掰手指头了…”

“哼…我告诉你,好好活着啊,别自找麻烦,我现在有正事儿要干,懒得搭理你!”

叶织夏听到来自亲哥的吐槽之后,轻轻的翻了翻白眼,然后继续看着电脑“川谷哥,你…就是。现有的这些信息中,能不能推断出来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这个…”川谷有些为难“应该…我看看啊…能不能查到他的通讯记录,如果能的话,说不定能从那里面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

“嗯…好,那就辛苦你了川谷哥。”

叶织夏点点头,继续坐在旁边乖巧的等待。

叶倾寒双手环胸靠在桌子旁边呼了口气道“他要是有女朋友呢?”

“那我就掐死你!”

辛夏暖瞪了眼叶倾寒“你能不能别乌鸦嘴?!”

叶倾寒“……。”

“从他的通讯记录里来看…都是工作的内容。表面现象看来的话,他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川谷看着调查出来的苏牧晨的一些消息不是特别确定的说了一声。

叶织夏却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激动了。

“我就知道!他那么完美!哪儿能随便就交女朋友呢…他就适合找像我这样的,把他收入囊中!”叶织夏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张开手掌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儿,然后攥紧拳头。“川谷哥!辛苦了,你早点儿休息吧,我先去睡觉了。”

说完,叶织夏就开心的连蹦带跳的离开了川谷的房间。

叶倾寒歪头,看着叶织夏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的他这才坐到刚刚叶织夏坐的位置,看了眼川谷调查出来的内容。

“夏夏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突然对这个苏牧晨这么感兴趣了?”

川谷看了眼电脑屏幕,有些疑惑的看向叶倾寒问了一声。

“今天晚上一块吃饭的时候,见了这个苏牧晨一面,然后就那样了。”

叶倾寒说话间,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

“一见钟情啊?”川谷听到之后,有些意外的反问了一句“夏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生这么感兴趣吧…”

“哎呀…”叶倾寒叹口气“从小围在他身边的男生那么多的我们知根知底的他不喜欢,这非得对苏牧晨来了兴趣,我们又不了解这人…”

“哎?不对啊大哥,我记得之前你说最近跟一个什么晨少有合作…是不是就是这个苏牧晨?”

叶倾寒点点头。

“那你还不了解他吗?”

“刚开始合作,现在还没什么交集。”

川谷点点头“不过,苏牧晨这一点儿没靠家里,也算是白手起家,能干出这么一番事业,说明他能力还是很强的。”

“可是,夏夏这是奔了找男朋友的方向去的,夏夏的男朋友…实力不实力的不重要,关键是人品好,得对夏夏好才行啊。这个苏牧晨,我跟他接触过几次,性格有些太冷淡了,我觉得不适合夏夏。”

叶倾寒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他们现有的苏牧晨的资料说了一句。

“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夏夏那么招人喜欢,我觉得苏牧晨肯定也会喜欢她的。”

叶倾寒却摇头“这谁说的准啊。我现在就担心…夏夏那倔脾气要是上来了可怎么办。苏牧晨不喜欢她怎么办…”

“夏夏现在也长大了,懂事儿了,我觉得这种问题上,她还是有分寸的,咱们想这么多也没用,也不知道以后具体体会面对什么情况,到时候见着拆招吧”。川谷轻轻拍了拍叶倾寒的肩膀说了一声。

叶倾寒有些心烦的揉了揉自己头发“也只能这样了。应了一声我也走了,你早点儿休息吧,”

川谷目送叶倾寒离开,然后视线回到电脑上,盯着苏牧晨的资料,看了许久…

“夏夏,昨天你发群里的那个人好帅啊!”

第二天,叶织夏拿了课本刚进教室,花影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叶织夏身边“怎么样怎么样,你昨天有没有把他拿下?”

叶织夏就近找了个空位坐下,叹气道“昨天就只有一面之缘…除了打了个照面儿,其他的没有任何进展”。

“啊…但是他确实很帅!夏夏你要加油把他拿下啊?”花影在一旁,特别兴奋的说“这种男人带出去,不用说话,就往那儿一站就倍儿有面子。”

“对了,我昨天跟我那个大侄子说了,给了他你的联系方式,他有找你联系吗?”

叶织夏有模有样的随手把课本翻开看着花影问了一声。

花影有些失落的摇摇头“没有,他…应该不喜欢我吧。”

“怎么会!就我那大侄子,那你能看上他,就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叶织夏一拍课本,然后语气软下来“他,他最近应该比较忙,昨天吃完饭连夜就坐飞机走了,可能还没来得及。我给他看你照片了,他很喜欢,别着急,耐心等等,丘比特已经用他的爱神之箭瞄准了你们,月老说不定现在刚刚找到你们两个的红线,正准备牵到一起呢。”

听到叶织夏这话,花影乖萌乖萌的笑了笑。

“对了,我今天早上起晚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两口,所以,带了点儿零食…”

叶织夏说着,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礼包零食摊到桌子上“趁着老师,我们抓紧时间…”

花影也是个小吃货,对于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吃的更重要了。

叶织夏和花影坐在那儿,疯狂的进食。

这个时候,两个女生经过两个人的身边,嘲讽的冷哼一声,然后踩着高跟鞋坐到了第一排。

叶织夏嘴巴里嚼着零食,抬眸看了眼刚刚过去的两个女生,

都是一个班的,照理说,这都三四年了,叶织夏也应该都认识了,

但是刚刚那两个,叶织夏可不仅仅是认识认识那么简单的他简直太熟了!

原来她跟花影,跟那两个女生是一个宿舍得到舍友来着。

但是吧,叶织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那两个人了,反正,就刚开学那会儿,叶织夏在宿舍见到他们的时候,还是很热情的,毕竟以后都是同学都是舍友的,本来呢,那俩人也挺热情的,但是,开学没到一周的时间,俩人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对叶织夏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各种的挑刺儿,各种酸…

叶织夏自认为行事坦荡,从来没做过任何得罪那俩人的事情,但是…那俩人就像是专门来找自己麻烦似的。无论叶织夏干什么,两个人都会指手画脚,评头论足,明着背地里都在各种说叶织夏的坏话。

叶织夏呢,虽然不怎么爱生气,但是也不是没有脾气,这俩人都做到那个份儿上了,叶织夏实在是忍无可忍!这真的是叔可忍,婶儿都忍不了了!

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叶织夏跟花影就跟那两个女人开撕了,叶织夏和花影也都是有教养的大家闺秀,君子,动口不动手…

不过,论吵架,论损人,论骂人不带脏字的,叶织夏还从来没输过…

一直以来,叶织夏都有些可惜自己一肚子的“才华”没处发泄去,还好那两个女生给了她这个机会。那天的叶织夏,发泄的相当痛快。

发泄完之后呢,两个人的家都离学校挺近的,所以,叶织夏跟花影就直接办了走读。

对于叶织夏室友那种莫名其妙的女生,叶织夏还是很理智的选择躲避。

惹不起,躲得起!

因为在叶织夏看来,那两个女生一切莫名其妙的行为,包括有事儿没事儿的挑刺儿,包括天天抹黑别人说人坏话等等这一系列的行为,都是一种心理病态的表现。说不定那俩人心理上就有些隐藏的疾病,有神经病还在潜伏期没发作出来也说不定呢!

万一,以后他们要是发病了殃及到自己怎么办?所以,还是躲远一点儿好。

叶织夏从两个女生的身上收回视线,然后专心的吃着零食-

这个时候,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从天而降,抓了一把叶织夏她们面前的零食…

“慕子谦!”叶织夏一把按住面前的零食袋子,警惕的看着来人质问道“你想干嘛?”

“我忘了今天早上有课,起晚了,我看时间来不及了,没吃早饭就来了,有点儿饿…”

慕子谦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叶织夏。

“真的假的…”叶织夏怀疑的看着对方,

“真的”慕子谦连连点头“不信你摸摸我的肚子都是瘪的。”

“谁要摸你的肚子…行了,那…都归你,归你了,我们不跟你抢就是了”叶织夏说着,把手边还剩的一瓶酸奶打开递到了慕子谦面前。

“谢谢夏夏”慕子谦赶紧接过喝了一口,心满意足的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这个…这个是不是你的那个侄子啊?”

这个时候,一直在盯着手机的花影把屏幕朝向叶织夏。

“对对,就是他”叶织夏看了眼赶紧点头“加你好友了?”

“嗯”花影开心的点头笑着。

“好好聊啊,我可是期待着你成为我的侄媳妇呢!”

“什么侄媳妇?”

听到叶织夏跟花影的讨论,慕子谦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

“赶紧吃你的吧,一会儿该上课了。”

慕子谦“……”。

“哎哟…”一节课结束,叶织夏活动了一下脖颈“我最讨厌周三了,一上午的课,在这儿一座一上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花影眼睛都没有离开手机,敷衍的点头应了一声叶织夏的话,

“要不要这么敷衍啊。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跟…你侄子聊天。”

听到花影这么说,叶织夏一脸吃惊“不是吧你?难道…刚刚那一节课,你一直盯着手机笑的花枝乱颤的就是在跟叶竹轩聊天儿?”

“是啊。你侄子真的好有意思啊。”

花影诚实的点点头。

“我看是他对你有意思吧。”叶织夏趴到桌子上“我看你们真的有戏!叶竹轩我还是了解的,面对他不感兴趣的人,他就块儿木头!别说有意思了,对方指名道姓的问他问题他都不带回答的。今天竟然跟你聊这么欢!”叶织夏说着,美滋滋的抿抿唇“没想到我第一次当红娘还是挺成功的,说明我看人的眼光还是特别独到的。”

“独到独到!”花影连连点头,这才舍得从手机上移开视线“夏夏,我…”

“叶…叶织夏…”

就在这个时候,叶织夏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

“找我吗?”叶织夏本来是趴在桌子上跟花影聊天的,但是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叶织夏扭头看了一下。

“嗯”对方点头,

“那…有事儿吗?”

“我…我,你,我喜欢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对方紧张的攥着拳头看着叶织夏,眼里满满的恳求。

“啊?”叶织夏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喜欢我?有没有搞错啊?”

“对,我,我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

“不不,同学你先等一会儿啊。”叶织夏摆摆手,示意先暂停一下“你是不是,也听了关于我的一些不实的传言了?我,我不是百合,我喜欢男生…”

叶织夏一脸为难的看着对方,

对面站着的同学在听到叶织夏这话以后,脸上的表情相当的震惊,此刻的他,可能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夏夏,”这个时候,花影悄悄的拉了拉叶织夏的衣角,附在她耳边小声道“这是个男生…”

“啊?”叶织夏听到花影的提醒之后,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站着的…男生,

齐肩飘逸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的皮肤…纤细修长的身姿。关键是一个大老爷们,穿粉色就粉色吧,你穿一件设计的男性化一点儿的衣服啊…可是,明明长的就是偏女性的脸,还非穿一件看上去真的就是女款的衣服出来晃悠…

“不好意…”叶织夏刚想道歉的时候…

“哎?这位同学,这是我的位置。”

这个时候,一下课就跑出去的慕子谦回来了,还看到一个人就站在他座位的旁边。

男生听到慕子谦的话,扭头看了他一眼。

“不好意思啊,美女,你…你是夏夏的朋友吧?”

慕子谦看到男生那张脸之后,赶紧说了一声“可是我跟夏夏从小一起长大,没见…哎?哎美女?你…”

慕子谦的话还没说完,男生就单手遮着自己的半张脸仓惶跑了出去。

“你别…”叶织夏赶紧把慕子谦拽到座位上。

“怎么了?”

慕子谦还一脸茫然“夏夏,刚刚的是谁啊,是你朋友吗?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呀,长的还漂亮的”。

叶织夏深深的叹了口气“漂亮是吧。那么漂亮的话,那你去追他去吧。”

“别别,不是,夏夏,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

慕子谦听到叶织夏那话,赶紧想解释。

花影在旁边忍俊不禁“你们两个还真是…人家是个男生了!”

“男生?!”

慕子谦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揪了揪自己的耳朵“哪…谁是男生。就刚刚?”

说着,慕子谦象征性的指了一下刚刚男生离开的方向,

花影点头。

慕子谦开始怀疑人生…

“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男生的?哎哟。感觉挺对不起他的,这么多人看着。不会给他心理上造成什么打击吧。”

叶织夏想到刚刚男生表白,自己不明真相的说完那番话之后,班级同学的那阵哄笑…后来,慕子谦这个不明真相二号还又补了一刀…

“谁知道呢,不过,你们两个真的是一点儿不关注我们学校的新鲜事儿啊,刚刚那个男生可是很出名的。就因为他…长的太美了。”

花影托着下巴说着,另一只手找到关于刚刚那个男生的信息给叶织夏看了眼。

“真的…他长得确实很美啊。他刚刚说话的时候我还好奇呢,心想那么漂亮的美女,声线那么粗…”

叶织夏看着手机上的内容,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他竟然是个男的…”

那边儿的慕子谦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

另一边,叶倾寒跟苏牧晨的合作项目正式启动,对于这个项目具体的一些细节,两个公司代表约了时间地点,见面详谈。

叶倾寒到了约定的地点之后,发现苏牧晨已经在在那里等了,

“不好意思晨少,来迟了…”

两个人见面,仪式性的握手,

苏牧晨脸上带着标准礼貌的微笑,微微点头,然后就开始直接进入正题。

不得不说,苏牧晨的工作能力,的确是让叶倾寒很欣赏的。

但是,想到叶织夏对面前这个像是工作机器一样的男人有好感,叶倾寒这个做哥哥的就忍不住头疼。

在叶倾寒这里,苏牧晨这个人,工作上。是个不可多得的合作伙伴,但是,这样的人,越发不适合做男朋友…

“晨少,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点儿私事儿…”

两个人工作上的事情聊完之后,看着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的苏牧晨,叶倾寒赶紧开口,

听到叶倾寒这话,苏牧晨手下的动作一顿,然后点头“当然。”

“你们先出去等我吧”苏牧晨看着身边跟着的杜衡弟兄两个说了一声。

“你们也先出去走走,我跟晨少谈点儿私事儿。”

看着苏牧晨的反应,叶倾寒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苏牧晨为什么要让身边的人先走,但是,对方都这么做了。所以,叶倾寒也让身边跟着的川连两人先离开了。

“不知道叶少找我有什么私事儿?”

“这个…”苏牧晨的问题太过直接,叶倾寒在一瞬间有些不知如开口。

“嗯…晨少年纪轻轻,工作能力却很让人叹服。”

“叶少又何尝不是?叶少的很多观念都十分新颖,跟叶少这番合作,真的受益匪浅”。

“晨少谬赞。”

然后两个人就来了一小段儿真·互相吹捧。

虽然说是互相吹捧,但是,无论是苏牧晨还是叶倾寒,都是从小就是别人家孩子一样的存在,骄傲且自信。如果对方没有点儿真本事的话,两个人也不可能这么去昧着良心赞扬对方。

所以,这一个哈弗MBA,一个斯坦福的MBA都是有真东西的,并非徒有其名。

“叶少说的私事儿,不会就是这个吧…”

“当然不是,我是比较好奇,晨少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一番作为…”叶倾寒欲言又止,心理在纠结,在犹豫,但是,为了叶织夏…

“晨少应该没有交女朋友吧,”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1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2 林文静秦景曜

    2林文静秦景曜

    盛少| 短篇言情

    一边是要挟她的总裁上司,一边是满心求复合的难缠前夫,还有每次碰到她一身狼狈的高富帅,究竟谁才是她此生的良人……

  • 3 总裁的私宠甜妻

    3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秦舒似乎明白了什么,丢下离婚协议闪人。半路发现,肚子里多了个种?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秦舒,那一针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我要你立刻、马上,让我重振雄风!”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老子从头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

  • 4 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4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章鱼肉丸| 豪门总裁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 5 摄政王妃向吟

    5摄政王妃向吟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向吟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

  • 6 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6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竹子不哭|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