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元霜齐景轩全文目录 逢卿正当时免费章节阅读

逢卿正当时

更新时间:

主角叫沈元霜齐景轩的小说叫做《逢卿正当时》,它的作者是温柔一锤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一世,她帮渣男坐上了皇位,却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重来一世,她发誓,要血债血偿...

《逢卿正当时》精彩内容

第3章如何证明

翌日,新妇要入宫给帝后敬茶请安。

齐景轩虽冷待沈元霜,可此事还是躲不过的。帝后面前,他倒是装的不错,温柔体贴地仿佛是真的爱重她这太子妃,在皇后为难她时,还回护了一二。

但离了宫上了回府的马车,他就又恢复了那冷漠疏离的样子,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她。

沈元霜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若不能与他修好,至少也得获得他信任,才好为他筹谋。

她默默在心底打了好几遍腹稿,才沉吟着开口:“殿下,霜儿有一事不解,想请您解惑。”

齐景轩翻动手中书页,权当未听见。

沈元霜微微皱眉,却兀自说了下去:“您是打算只与我做对人前恩爱的表面夫妻吗?”

齐景轩翻书的手一顿,剑眉略挑:“怎么?你难道还想与孤举案齐眉,蒹葭情深?你不嫌恶心,孤还嫌脏呢。”

这话可真够难听的。

沈元霜皓腕轻抬,撩车帘扫了外面一眼,发现翠微已将马车赶到了自己想要的路上,便收敛了面上那做小伏低的神色。

“殿下若还想与妾身在人前做样子,私下里能否稍客气些?”

齐景轩“嗤”一声笑出来:“你一个大婚当夜私会外男、不守妇道的女人,跟我要客气,要尊严,沈元霜,我没听错吧?”

他那夜的反常,果然是因为这个!

沈元霜闻言,挺直了腰板,端庄清丽的小脸一扬,挑眉质问道:“太子殿下不去追究失职放进外男的守卫,反而对我这个被惊吓的新妇颠倒磨折,是何道理?”

沈元霜名字听起来清冷寡淡,人却生的贵气明艳,更美得惊心动魄。

当年她花会落水,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算计,齐景轩一个万金之躯的储君却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救她,难道是为了见义勇为吗?

他从来就知道她美。但此时她傲慢骄矜的模样,他依然觉得惊艳。

沈元霜见他依然不搭腔,有点摸不清他心思,便率先软下了语气来。

“诚然,不论守卫是否失职,大婚之夜我见外男,便算我有错在先。你为此事拈酸吃醋,对我冷言冷语,出发点终究是因为对我在意,所以比起来还算我错的多些。”

齐景轩冷笑:“拈酸吃醋?沈元霜,你也太会为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沈元霜也不着恼:“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反正,就是此事让你觉得伤了尊严,是我对你不住。但之后你也对我动粗了。你看这、这……还有这……”

她边说边撸起了袖子、扯松了领口,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在白瓷胎般的肌肤上显得越发触目惊心。

那是新婚夜时他留给她的教训。

“还有这……”

齐景轩完全没想到她如此不按套路出牌,有些手忙脚乱阻止她将扯松的领口再扯大,低斥:“你干什么?青天白日的就衣衫不整放浪形骸,你疯了吗?”

沈元霜鼓了鼓腮帮子嘟囔道:“你是我正儿八经拜了天地,告了先祖的夫君,我在你面前衣衫不整,算什么放浪形骸。”

“你说什么?”齐景轩瞪她,可心里其实根本拿她没办法。

沈元霜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敛了媚态,正色道:“你我夫妻,不该有隔夜仇,应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看能不能解开心结,自此举案齐眉白头永偕。”

举案齐眉,白头永偕?

齐景轩差点笑出声来。若不是已洞悉了一切,这话他就真信了。

“这心结要是解不开呢?”

沈元霜叹了口气,道:“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只好各还本道。”

“各还本道?”齐景轩眼底满是阴鸷,抬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你设计落水让孤娶了你,现在见我识破你水性杨花的真面目,就想让我放你去与情郎双宿双飞。沈元霜,你做梦!”

沈元霜迎着他迫人的视线,坦荡回望:“太子殿下,齐景逸曾在乞巧节上救我性命,您也在花会上救我性命,虽有先后,但于我而言并无不同。我娘在时,曾与我说,人活一辈子,凡事不可强求,要随缘随时随势。如今我嫁给了你,可见缘在你这,时与势也在你这。”

可惜,这个道理她今生才弄明白,白白与他错过了前生。

她深深看着他,眸中似有无限深情,又像有万般歉疚。

两人靠的近,如此视线相交鼻息缠绵,气氛竟让人有些口干舌燥。

但齐景轩却猛然想起,她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看着齐景逸,顿时心口沸腾的热血就冷下去,心更是一寸冷一寸硬,终成磐石。

“这话你自己信吗?”齐景轩满脸厌恶地丢开她,“赐婚旨意后的第二日,你去哪儿了?”

沈元霜顿时一阵心虚,因为那日她去找齐景逸私奔了。可是,此事现在的齐景轩不应该知道啊,因为在前世,是在齐景轩在北境抗敌时,齐景逸为乱他心境,故意将此事泄露给他的。

沈元霜猛地抬头看他,难道……

他本想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或者嘲一句“赐婚第二日你就约他私奔,这叫并无不同?”。

可对上她波光盈盈的双眸,他忽然心念一动,改了主意。

“罢了,往事暂且不提,今日听你的意思是,对他并无情意?如何证明?”

沈元霜松了一口气。

他应该只知那日她约齐景逸见面,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否则,焉能一句“暂且不提”揭过?但这也透露出一个信息——自从新婚夜齐景逸来访那一幕被齐景轩看见后,他已经开始查她。

所以,赢取他信任这件事,刻不容缓了。

沈元霜在车壁上“笃笃”敲了两下,又顺手摸起小案上的葡萄。

外面翠微答:“已入槐花巷。”

沈元霜一边剥葡萄一边回:“停在巷尾,剩下的路,我与殿下步行过去。”

齐景轩一怔,撩帘开车帘才发现这竟然不是回太子府的路。

“李翎!李翎?”

外面毫无动静。

这时,沈元霜略倾上身,将剥好的葡萄送到齐景轩唇边:“出宫之前我让鹿菏拿着您的令牌,命李侍卫先行一步,去馨园茶馆安排些琐事。”

她讨好般将润湿的葡萄又往前送了送,微凉的指尖若有似无地擦过他薄唇,仰头望向他的眼里满满都是温柔小意。

“虽然我手好酸,但葡萄真的很甜哦……”她幽幽怨怨又可可爱爱地撒娇。

这谁顶得住?

齐景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将她葱白般的手指含在唇齿之间。

沈元霜红了耳尖,慌忙撤手,却被他稳稳抓住了手腕。

他幽潭般深邃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又缓又欲地卷着她手指吃地更深……

指腹那湿热软腻的触感似电流般传来,顷刻便让她浑身发颤,耳尖的红早就烧过脸颊往纤白的长颈而去,将她之前的游刃有余全都烧成了青涩的慌乱。

“殿、殿下……”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1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2 林文静秦景曜

    2林文静秦景曜

    盛少| 短篇言情

    一边是要挟她的总裁上司,一边是满心求复合的难缠前夫,还有每次碰到她一身狼狈的高富帅,究竟谁才是她此生的良人……

  • 3 摄政王妃向吟

    3摄政王妃向吟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向吟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

  • 4 烟雨朦胧迷了眼

    4烟雨朦胧迷了眼

    书小香| 短篇言情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悄然生息的住进他的心里,而他却一直忽视,甚至充耳不闻,避而不见。终究抵不过宿命。纪奕宸在荒凉的山野中,疯狂的搜寻,却找不到一丝痕迹。

  • 5 陆先生求放过

    5陆先生求放过

    榕青| 豪门总裁

    一觉醒来,苏韵失恋又失业,遭到了经纪人和未婚夫的毁灭性背叛。走投无路下,她找到他,那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妻。婚后,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终于,她重回事业巅峰。也终于,他对她说:“陆太太,戏该杀青了。”但他不知,她入戏太深,难以自拔。她留下交易时许诺为他生的孩子,独自一人离开。再归来时,她已无需再仰望他。而他却步步紧逼,不愿放手

  • 6 总裁的私宠甜妻

    6总裁的私宠甜妻

    风亭| 豪门总裁

    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秦舒似乎明白了什么,丢下离婚协议闪人。半路发现,肚子里多了个种?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秦舒,那一针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我要你立刻、马上,让我重振雄风!”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老子从头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