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我养你啊霍诩姜沉全部章节目录

小爷我养你啊

更新时间:

主角叫霍诩姜沉的书名叫《小爷我养你啊》,是作者钦十三娘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主角双c,有失忆狗血梗介意慎入】霍警官某天上班偶然捡到小祖宗一只,多亏了小祖宗顶着一副清清爽爽柔柔软软的皮囊他才控制住没把人掐死。看着小孩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霍警官叹了口气,看来只能靠自己守护了。护着病娇的小祖宗,霍诩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隔着的从来不是代沟,不是性别,而是血海深仇。——————————“小爷我养你啊!”被霍诩圈养良久的姜沉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把霍诩绑回家养着,让他看自己的眼色生活!对霍诩来说,姜沉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祸害,搅乱了整个案件的计划,也搅乱了他的心。?“小辰,站到我身后去。”?对姜沉来说,霍诩就是那束生命中的光线,透过重重阴霾,直射进心底。?“霍诩,如果我只是个普通的人,你会...

《小爷我养你啊》精彩内容

距离姜沉被霍诩捡回来的那天,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深知自己有点烦人精气质的姜沉不得不感慨霍诩的脾气之好,不声不响白养了他这么久居然都没把自己丢出去。

不得不说徐漓办事的质量很高,这么久过去了姜沉的身份警察局那么还是没查出个苗头。就像是一个毫无亲戚来到星城打拼的外地人。与此同时,姜沉什么也没能想起来。可以说除了性别,姜沉对自己一无所知。

最开始的一个月里,姜沉着急得不行,跟着霍诩去城东的现场走了好几回,甚至霍诩还给他找了个心理诊疗师。什么都没有想起来的姜沉陷入迷茫,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是个三无产品呢?但是久而久之,姜沉意外发现,这种咸鱼的生活十分好适应。

姜沉对自己积极废人的定义倒是从一而终。

客厅挂着的钟嘀嗒作响,指针已经指到了十点。

姜沉歪歪斜斜倒在客厅地上,扯着霍诩的衣角不肯撒手。最近晚八点档里的主角离别的时候大概就是这副又惨又可怜的形状。

“你这次又要去哪里啊,回来的时候还会爱我吗?

这话一说完姜沉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转身就要吐出来。

阅人无数的霍诩哪里看不懂他在想什么,冷声道,“撒开。”

姜沉不愿意了。每天都宅在家里过孤儿生活的姜沉好不容易才说服霍诩一起打一局游戏,就被陆珩一个电话截了胡。姜沉不甘心,并偷偷记了陆珩一笔。

姜沉在三个月里算是彻底跟过去切断了联系,姜家没有人来联系他,他也不知道姜家的存在。除了零星的几个网友之外,姜沉的世界里确实只剩下霍诩这么个无聊的人物。

好在逗一逗霍诩,看看一贯性冷淡风的人恼羞成怒也算是不错的体验。然而霍诩的破工作三天两头的就是加班,动不动的就是紧急任务,姜沉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无聊。

今天说什么姜沉也要拖住霍诩。“你这什么破工作,加不完的班。不如不干了,大不了小爷我养你啊。”

霍诩闻言觉得有点好笑,低头看向地上懒懒的姜沉。姜沉一侧的嘴角正扬起,瞳孔里闪烁着不明的光芒,像个不经事的小恶魔,又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一颗星。

霍诩看他这样子,就像是有十足把握要包养女大学生的老板。

“你?拿什么养我?卖肾还是卖色啊?”

“喂!”姜沉气得从地上一跃而起,刚刚懒散的表情荡然无存,“你算什么警察啊!”

简直就是流氓。

陆珩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霍诩没有接,撇开姜沉直接就走到玄关开始换鞋。还不忘整理一下被扯皱的衣角。

“你都白吃白喝三个月了,与其天天打游戏不如先把房租交上吧。”

“打游戏也能挣钱的,要不我打个职业联赛给你看看?”

霍诩默了一下,“你那水平还是做代打陪练吧。”

光是劝说霍诩一起打游戏都耗时良久的姜沉还以为霍诩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古板,没料到霍诩还知道代打这回事情。姜沉兴致更高了,“那你今天赖账的话,明天要陪我玩回来。”

霍诩没有答应下来,看着姜沉一脸赖皮,心想,这果然还是个孩子。

“早点睡,打游戏伤眼睛。”

姜沉一听霍诩就是要鸽子他,恨恨地从地上捡起一只拖鞋,就朝霍诩飞去,恰好砸中霍诩关上的门板。

门的另一边已经没了声响,霍诩已经离开了。

姜沉爬回沙发半躺着,盯着天花板双眼放空。

霍诩不在更无聊了。

简直无聊透顶了。

被小恶魔惦记着的霍诩出门就打了个喷嚏,走到院子里看见陆珩老老实实坐在车里等他,径直就上了车。

刚系好安全带,霍诩扭头就看清陆珩脸上猥琐的笑意。

“你们家小祖宗又拦着你了?”

小祖宗,自然说的是家里那只百无聊赖的姜沉。

“他失忆了,难免会对我有些依赖。”

陆珩叹着气摇了摇头,”从此君王不早朝啊。“陆珩边启动车子,边不时发出啧啧声,显得十分欠扁。

霍诩直接给了陆珩一拳,“今晚这个是什么幺蛾子?”

陆珩揉着痛处,龇牙咧嘴地抱怨:“不知道是哪个大晚上不睡觉的跑去入室行凶。在城东,现场已经被控制住了。”

霍诩又给了一拳,“那你还磨磨蹭蹭的。”

陆珩没敢再说话,只好在心底暴风哭泣。还不是你家那位爷拖着你磨磨唧唧的,我才在院子里等了十多分钟。呜呜呜,老子好委屈啊但老子不说。

霍诩扫了一眼刑事簿,问道,“是受害者报的案?”

“唔,严格来说是受害者家属报的案,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受害者家属报案之后,我们只比行凶者晚一步到,很快就控制住了现场。”

“也就是说,报案者提前就已经知道行凶者今晚会来?”

“极有可能。”

霍诩微不可查地弯起嘴角,“开快点。”

“霍队,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咱人民警察也不能飙车啊喂。”

“特殊时期。”

“……”

大概是失忆的人对于这个世界都不太熟悉,姜沉近来的睡眠总是很浅。霍诩出门之后迫于无聊闷头睡觉的姜沉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窗外传来,越来越靠近。被惊醒的姜沉睁开了眼睛,烦的不行。

哪个不要命的,这个点了还吵爷睡觉。

屏住呼吸,姜沉侧着耳朵开始仔细听窗边的动静。细细分辨可以听出是有人翻墙的声音,还伴随着细微的交谈声。

“喂喂,你知道你的脚下是我的手吗?”

“笨蛋你小声点!我刚刚让你踩了一下可什么都没说。”

姜沉掏了掏耳朵,半夜的在霍诩家里鬼叫,看来这两只小贼不是很老道啊。正愁无聊的姜沉突然就来了兴致,想要会会这两只小贼。

被子一捂,闭上眼睛假寐。

两只贼的身段还算灵活,没一会儿就翻了进来。二楼对着后院的窗户恰好是姜沉的房间,姜沉正以守株待兔的心态等着渐近的脚步声。脚步声终于开始靠近姜沉的床边,一个人忽然迟疑起来。

“他好像睡了,怎么整?”

“别啰嗦,咱两好不容易才找来的,冒着被老大骂死的风险也要过去呜呜。”

两人的对话听起来像是蓄谋已久的,多半是霍警官众多仇家中的一两个吧。姜沉心底暗暗打定主意要替霍诩拿下这两人,也算是报答一下,然而完全忽略了自己没有战斗力这件事情。

就在姜沉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两人终于偷摸到了姜沉床头。

姜沉料到这两人敢来霍诩家大概是有点胆色,但完全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刚,入室也不爱抢劫直接就冲着人来。霍诩仇家这个身份没跑了。而且姜沉几乎可以判定这两人要不就是什么大佬要不就是憨憨两只。

“老规矩,谁输了谁上。”

“好,不许耍赖啊。”

姜沉思考着会被以何种利器弄“醒”的时候,那两人正透过微弱的光线认真地分辨着胜负。

“石头,剪刀,布!”

姜沉终于失去了耐心。

“喂。”姜沉从床上直接坐了起来,“霍诩他今天不在家,下次请早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人显然被突然坐起来的姜沉吓得魂飞魄散,抱成一团放声尖叫。

姜沉一阵头疼,都怪霍诩家太大,家具又不多,两人的鬼哭狼嚎在空荡的房间里反复回响着,久久都不消散,简直自带天然的3D音效。

“啊啊啊啊……”

良久,两人的嗓子终于竭尽沙哑,其中一个表情半笑半哭的男人开了口。

“老……老大,我跟小甲不是故意吵您睡觉的呜呜,实在是太激动等不到明天再来了。”

边上那个被叫做“小甲”的人,脸上从眉头到眼睑还有一条细细的疤痕,长得有几分凶狠的意味。他看着姜沉,闭上了眼睛,浮出认命的表情来。“是啊老大。”

刚刚还想着怎么教训一下这两只贼的姜沉愣住,忍不住反复仔细打量一脸恭顺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除了这两人脑子不大好之外,姜沉什么也看不出来了,懵懵地把食指指向了自己方向,迟疑地问道,“你们叫的老大,不会是说我吧?”

…………

三人静默。

宛如一个世纪过去之后,小甲的脸整个垮掉,“老大您不会忘了我们吧?我是小甲,他是小乙啊。”

旁边的小乙早已是要哭死过去的表情,颤颤巍巍地问道,“您不会是……失忆了吧……”

姜沉虽然觉得自称“小甲”和“小乙”的两人名字十分可疑,但是眼神里透露出的十足真挚却不像是骗人的,充满纯净的信任没有一丝恶意的样子。他看着这两个人,心里竟然慢慢生出一丝亲切来。唯一特别的,就是有一种快要克制不住想要抬脚往这两人脸上踩下去的冲动。

啊,看来从前自己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啊。

时隔三个月,总算是等到了跟自己有关的人,心里充满了好奇的泡泡,但是又有点懒得一个个问,于是坦然道,“对啊我失忆了。”

小甲小乙已经是两脸天塌了的表情,姜沉乐了。

“你们两别急着丧啊,不是说认识我?说说看,我是谁?”

“老大,你忘了你是……”

姜沉难得聚精会神,大门输入密码的声音却十分突兀地传来。这是霍诩回来了。

姜沉忍不住吐槽,怎么这个时候回来,还不如加个通宵班明天再回来。

霍诩的房间就在姜沉的房间旁边,小甲小乙现在从窗户往外撤还是有不小被抓包的风险。才抓到两只说认识自己的小鬼,问清楚之前,姜沉还是要保他们的。或者说,本来蹲在床无动于衷的姜沉实在是有点受不了旁边两道如炬的目光。余光望过去,像两只眼巴巴的哈士奇。

姜沉皱着眉头,一手提起了裤子,一边起身走向客厅,后脑勺对着小甲小乙,“行了看准时机快滚,晚了被霍诩发现我可不管。”

小甲小乙泪目做了几个“拜托拜托”的手势,蹑手蹑脚朝窗边爬去。

看这两人一副畏畏缩缩的做派,姜沉觉得果然还是先不要跟霍诩说有认识自己的人上面好了。主要是按照这两个人翻墙入室的不寻常套路,姜沉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孩。

在人民警察霍诩面前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半夜下班的霍诩拧开门锁换完鞋就看见姜沉趿拉着拖鞋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就撇了一眼时钟,“怎么还没睡?”

姜沉又走进了一点,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眸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聚满了动人的水光。神色哀伤,目光迷离。

“没有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

“……”在处理入室抢劫案件时镇定自若的霍警官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表情有一丝皴裂。

“哈哈哈哈哈哈”装不下去了的姜沉爆笑出声,果然对霍诩这种冷面男就要用这种肉麻手段。“你看我都等到你下班了,玩游戏吧?”

“免谈。”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1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2 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2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章鱼肉丸| 豪门总裁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 3 亿万富翁功成名就的陆峰

    3亿万富翁功成名就的陆峰

    关外西风| 穿越重生

    额.....”陆峰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只好说道:“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是不是有电的脑袋?”大头好奇道。陆峰点点头,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缠,看着大头道:“从现在开始,你叫我陆总,懂吗?”

  • 4 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4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替嫁瞎子

    竹子不哭|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一场大火,盛大少为未婚妻报仇从此装瞎,五年后娶了为保命装傻的时家二小姐。她,是时家痴傻二小姐,是传说中的天才投资人,却在阴差阳错下被误会是他未婚妻……

  • 5 摄政王是娇病得宠

    5摄政王是娇病得宠

    南凰| 古代言情

    南曦前世被猪油蒙了心,把满心满眼算计她的渣男当成真爱,不仅送了自己的命,还连累了别人,重生归来,南曦重拾智商,这辈子她就跟着摄政王混了。

  • 6 将军夫人娇宠日常

    6将军夫人娇宠日常

    君如月| 古代言情

    前世,她骄横跋扈,受人挑拨,作了一手好死。一朝重生,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抓紧他,赖住他,死也不放手。将军大人看着像无尾熊一样扒在他身上的她,眸底笑意盎然。终于,她是他的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