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舒久安穆清朗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舒久安穆清朗的小说叫《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银桑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重生+团宠+甜宠】上一世,舒久安为救弟弟和外祖一家,被迫嫁给了摄政王。他们的开始并不好,可摄政王爱她、护她,视她为珍宝...她想和他相伴一生,白头偕老。可最后,他们都成为了皇权争斗中的牺牲品。她从嫁给他开始,就成为了所谓亲人手中一颗棋子,被算计利用。重来一世,她要当执棋之人,掌握自己的命运,守护在意之人...重要的是,与他在一起,全了上一世的夙愿。...

《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精彩内容

舒久安下了马车后,便下意识的去寻找着穆清朗的身影。

但她用不着去找,因为她感觉得到对方在在哪里,一抬眼便能看到。

穆清朗着一袭靛蓝色常服,站在不远处,接过一旁侍卫递上来的同色系大氅披上,一举一动干净利落,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简单的动作,却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看着十分的赏心悦目,旁人无法与之相比。

也是,穆清朗是皇族,天资俊逸,贵气斐然,自是与常人不同。

他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皇族中人,没一个人长得差的,穆清朗却是个中翘楚,长得尤为出众,又是正好的年纪,理应受到更多的瞩目。

只是,他常年征战沙场,身上带着血腥的肃杀之气,尤为可怖,有时候只是轻飘飘的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吓破了胆。

此刻他神情漠然,眼神比这寒冬腊月的天还要冷,让人打从心里的畏惧。

上一世,舒久安很怕他这个样子,不敢靠近他,直到后来他们相处久了,他也有意收敛自己的气势,舒久安心里的害怕才散去。

现在看着穆清朗这个样子,舒久安觉得既陌生又熟悉,既怀念又胆怯,让她有些不太敢靠近。

曾鲜血淋漓死在她怀中的人,此刻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让她觉得不真实,她怕这一切都是泡影,顷刻间便会消失不见。

对着穆清朗这张年轻的面容,舒久安的脑海里浮现出前世穆清朗满身是伤,浑身是血,但却咬着牙承受,目光坚定,一步步朝她靠近的样子,眼眶再一次红了,眼泪也落了下来。

心里满是难过,失而复得的喜悦等情绪,也是在宣泄重生回来前的委屈和痛苦。

见状,穆清朗的眉皱得更深了。

之前他是看到这马车的标志是大理寺卿府的,而这马车又是妇人小姐所用,这才亲自来制服这失控的马儿。

待看到马车里的人出来后,他很庆幸自己亲自来制服这失控的马儿,这要是换做旁人,指定得出什么事。

虽然舒久安此刻带着面纱,裹着披风,整个人都被过得严严实实的,只有眉眼露出来,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她的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清澈透底,能让人浮躁的心情瞬间平静下来。

她的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高贵清雅,不经意间的眼波流转,便能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只是,这双好看的眼眸,此刻却红了眼眶,蓄满了泪,仿佛受尽了委屈和磨难,让人见了心都揪了起来。

穆清朗见她没事,这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她这个样子,一颗心都拧了起来。

这是....被他吓哭了,还是因为受到了惊吓?

他有这么可怕吗?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属下很应景的低声提醒他,“殿下,您别摆出这幅要吃人的表情出来啊,都把人吓哭了。”

瞬间,穆清朗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当真这么吓人?

而扶着舒久安的叶心和春琴看着他这个样子,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脸上都带上了惧色和退意。

春琴哆哆嗦嗦的小声问道:“小姐,怎么办啊,摄政王殿下好像发怒了。”

都说摄政王喜怒无常,杀人如麻,惹他生气的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她们不会刚逃过一劫,就要交代在这里吧?

春琴的声音将舒久安从思绪中抽离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脸上湿漉漉的。

她连忙低下头,用手帕抹去眼角的泪,努力的平复情绪。

随后,她便向前走几步,给穆清朗行了礼。

“见过摄政王殿下,多谢殿下相救,臣女感激不尽,方才受了惊,有失礼之处,还请殿下海涵....咳咳..”

舒久安想要多说些什么,但是在说完这几句完整的话后,便克制不住喉咙的痒意,猛地咳嗽了出来。

“咳咳咳.....”

舒久安努力的想要止住咳嗽,但怎么都止不住,一直在咳,咳得肺疼,咳得难受,就连刚刚止住的眼泪,也咳了出来。

穆清朗的脸立马沉了下来,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出来晃悠?

“不过是举手之劳,舒大小姐不必在意,舒大小姐身体不适,还是莫要在外吹风受寒,本王还有事,就先行一步。”

他的语气有些生冷,听起来像是不高兴,但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并没有生气,只不过是担心,不想让她在外面受寒。

穆清朗说完,便翻身上马,不在理会舒久安,径直离去,而他的两个属下也翻身上马跟了上去。

见他们离开,叶心和春琴齐齐松了一口气,眼里都有些后怕。

而舒久安有些失望,若是她身体没有这般虚弱,身体争气一点,也不至于才和穆清朗说了这么几句话。

舒久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便示意叶心和春琴扶她回马车,继续前往大将军府。

随着马车开始移动,春琴左右看了一眼,便小声的嘀咕着。

“摄政王殿下长得是真好看,但是他好可怕啊,方才他冷着一张脸的时候,奴婢感觉都要踹不过气来,都是摄政王殿下喜怒无常,杀人如麻,浑身煞气,能把人吓破了胆,今日一见果真不假。”

叶心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对春琴的话很赞同。

听着这话,舒久安皱了皱眉,“春琴慎言,摄政王殿下如何,都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这样的话以后别说了,当心被旁人抓住了话柄。”

舒久安的语气有种重,把春琴吓了一跳,然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不妥。

春琴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低低的应道:“是,奴婢再也不敢了。”

见状,舒久安便收回了目光。

叶心和春琴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对她很忠心。

叶心一向沉稳,做事稳重有条例,基本上不会出什么差错,让她很放心,很倚重,但是叶心太闷,很多事情都喜欢闷在心里,又重感情。

而春琴就欢脱了些,做事也认真,但就有些胆小和口无遮拦。

上一世,她们两个都是因为这些破绽,遭到旁人算计而丧命。

这一世,舒久安得想办法让她们改掉这些,以免再次被旁人抓住破绽而算计。

不过这事以后在说,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马车行驶了一会儿后,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了有些急切的马蹄声。

随后,马夫的声音响起,“大小姐,是大将军府的三少爷。”

是舒久安二舅舅赵景珹的长子,赵明威,在大将军府孙子辈中排行三,是她的三表哥,只比她大两岁,今年刚满十九。

几年前,二舅舅因任职安北上都护府正都护,一家都去北境的,如今因外曾祖母寿辰,这才特地赶来。

“三表哥?”舒久安有些疑惑,他怎么会来?

话音刚落,马车上多了些重量,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马夫的旁边响起,接着马车开始移动。

“安妹妹,不是说好了,让你在府里好好的养病吗,你怎么这般不顾忌自己的身体就跑出来呢?你就算是要来参加寿宴,也该提前说一声,让我来接你呀。”

舒久安没有回答赵明威的话,只是问道:“三表哥是如何知道我要去参加寿宴?”

她心里有一个大概的猜测,但是还不确定。

赵明威道:“是摄政王到府里贺寿的时候,同我提了一嘴,我这才骑马跑来找你,对了,你方才遇到摄政王,是出了什么事吗?”

果然和舒久安猜的一样,是穆清朗告诉三表哥的,穆清朗大抵是担心她,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所以这才拐了个弯了。

对于方才的事情,舒久安简单的略过去,然后回答了一下赵明威方才的问题。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出了一点小意外,我来参加寿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咳咳...”

说着,舒久安又咳嗽了几声。

赵明威一听,眼里便带上了些担忧。

他回过头来,对着车门,语气十分不赞同,“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非得拖着病体跑来跑去,你差人下人跑一趟不就行了吗?”

舒久安平复了一下,便往前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说:“三表哥,这事关将军府的安危,我不得不亲自跑一趟。”

赵明威听出了舒久安语气里的认真和凝重,当下心里就是一咯噔,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了解舒久安,她并非什么大惊小怪之人,估计真的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她也不会拖着病体亲自跑来。

想到这里,赵明威一时间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

......

另一边,镇国大将军府

穆清朗端坐在正厅,和大将军赵宏阔,喝茶聊天。

虽说身份有别,年龄也相差很多,他们两个应该也聊不上。

但他们都是军中之人,常年征战沙场,抵御外敌,他们有相同的话题,所以还是能聊得上一些的。

他们才聊了一会儿,穆清朗的属下,便上前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穆清朗一愣,便对赵宏阔说道:“大将军,本王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先失陪一下。”

说完,穆清朗便起身离开。

他一离开,正厅里的人都默契松了一口气,停顿了一会儿时间后,便开始闲聊起来。

只有赵宏阔看着穆清朗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穆清朗来到院中一安静无人的角落站定后,一黑色身影刷的一下便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低头跪下:“主子!”

“如何?”

穆清朗神情一如既往的冰冷淡漠,语气也甚情绪,但那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却带着些情绪。

黑影上前一点,低语了几声,把赵明威接到舒久安以及他们之前的谈话与穆清朗说了。

穆清朗听完后,便挥手让黑影离开,让他继续盯着。

“事关大将军府安危的事情,会是什么呢?难道是.....”

穆清朗摸着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陷入了沉思。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平民升迁记叶泽涛

    1平民升迁记叶泽涛

    鸿蒙树| 官场职场

    一个草根进入官场,一路的升迁有着机缘的巧合,也有着实实在在的政绩,更有着官场那无处不在的权谋之道,从青涩到成熟,从草根到顶峰,官场之门为他而开!

  • 2 唐芯重生

    2唐芯重生

    辛亿亿| 豪门总裁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是我生的孩子!”“我怎么可能生出这种怪物!”“给我把她丢了,把她丢了!”......四年后。临城,半山孤儿院。“芯老大!我们错了!请你原谅我们!”

  • 3 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3强势锁婚:邢夫人,别想逃

    章鱼肉丸| 豪门总裁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 4 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4重生后我成了护夫狂魔

    云树| 豪门总裁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忍不住血脉偾张。云七念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打招呼。“老公,早呀!”

  • 5 秦爷,你家小哑巴是满级大佬

    5秦爷,你家小哑巴是满级大佬

    月思悦| 现代言情

    阴暗简陋的手术室内,腹部高耸的夜彩糖被绳子紧紧的捆在简陋的手术台上。“我的好妹妹,孩子已经足月了,你可以功成身退了。”夜暮雪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拿着锋利的手术刀,抵着夜彩糖高耸的腹部。

  • 6 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心宠

    6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心宠

    十七夜| 古代言情

    沐云安前世识人不清,害的父母双亡家族被灭,自己容貌尽毁,最后被权倾天下的萧承逸一箭穿心,悔恨而亡。重生后,沐云安下定决心改写宿命,抱紧萧承逸的大腿,做他乖巧可爱懂事听话的好妹妹。后来,她成了他的女人,被他护在手心,一路荣宠。沐云安一直以为是上天的眷顾,给了她逆天改命的机会。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眷顾,是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用半生的青灯古佛,为她洗去了一身的罪孽,换她轮回重生,功德圆满。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