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所嫁非人云念念楼清昼结局完整全文

穿书后我所嫁非人

更新时间:

主角是云念念楼清昼的小说叫《穿书后我所嫁非人》,是作者凤久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云念念的脖子火辣辣的疼,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红。红床红被红布单,入眼是金线绣的双喜,富丽堂皇的雕花床,顶上绘着百子送福鸳鸯戏水图,屋中央雅致的乌金香炉吐着烟,烟薄味甜不刺鼻。...

《穿书后我所嫁非人》精彩内容

云念念的脖子**辣的疼,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红。

红床红被红布单,入眼是金线绣的双喜,富丽堂皇的雕花床,顶上绘着百子送福鸳鸯戏水图,屋中央雅致的乌金香炉吐着烟,烟薄味甜不刺鼻。

她的身旁躺着一个男人,一身红装,漆黑的长发散在玉枕上,肤皎如玉,眉目如画,容貌矜贵,清清冷冷睡着,笼在薄雾轻烟里,瞧起来有一种不真切的好看,即便是熟睡着,也气质卓绝,不染人间尘。

安安静静,一动不动,仿佛植物人的美男子。

回过神,云念念惊坐起:“这什么情况?”

她一出声,门外就有了动静:“少夫人,你醒了?”

“——少夫人醒了,快去叫喜娘们进来成礼了!”

云念念:“……少夫人?”谁,她吗?

云念念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觉她脑袋上压着一顶沉甸甸的凤冠,身上穿着深红嫁衣,肩上挂着花纹繁复的霞帔,下方还垂着分量十足的金玉坠子。

云念念抬起袖,看见衣袖上霞帔上,都有金丝线绣着一个“楼”字,张狂潇洒。

看到这个楼字,云念念脑海里记起了一段描述:两银一寸的金丝线,在每一件衣服上绣出一个楼字,普天之下,也只有楼家能这般豪气了。

云念念惊圆了眼,又转身看床上一动不动昏睡着的美男子,确定了自己身在何处。

云念念拍床道:“我穿书了?”

她睡前看了本书,叫《霸爱宠妻三千年》,是个打着修仙旗号的玛丽苏狗血小白文,主要讲一个相貌倾城,引无数才子竞折腰的白莲花女主云妙音,在仙人的指点下,俘获皇子欢心,助男主登基称帝,她稳坐皇后之位的故事。故事结局,帝后二人吃了仙人送的仙丹,长生不老,快活统治了人间三千年,可谓是混杂了玛丽苏和修仙热门元素的大杂烩之作。

但,这跟她无关,因为她穿的,是这本书的女配。

这本书有个和云念念同名同姓的女配,就是用来恶心读者的,行事十分恶俗,下场十分凄惨。女配是白莲花女主的姐姐,长相妖艳,胸大无脑又喜卖弄,见男人就贴,尤其喜好抢女主的男人,后因挤胸露腿试图勾引男主,踩了雷,被女主设计嫁给了皇商楼家的长子——活死人楼清昼。

楼清昼抱病在床常年昏睡,不能人事,女配婚后空虚寂寞,于是勾搭上了书中最猥琐的男配,有了身孕后,勒死了自己的植物人夫君楼清昼,嚣张跋扈挺着肚子逼楼家家主分家给钱,活活气死了楼家老太君。最后,楼清昼的双胞胎弟弟为给祖母和长兄报仇,将这万人嫌的女配钉入夜香桶推入河中,溺死了。

看书时,云念念就极其厌烦这种为衬托女主,强行拉低智商的无脑工具人女配,没想到放下书再一睁眼,自己就穿成了她。

云念念:“……我感谢您八辈祖宗!”

原文中,楼家为常年卧病在床的活死人长子寻八字相配的姑娘,女主趁此机会,把动了手脚的女配的生辰八字送了出去,被楼家挑中,火速下了聘礼来接亲,女配自然是不肯嫁给一个活死人的,她出嫁前一哭二闹三上吊,吊晕了自己,被塞进花轿里抬进了楼家。

云念念摸着脖子上的红印……看来原主那一闹,已成功吊死了自己,这才让她这个异世来的同名同姓人,莫名其妙的在新婚之夜穿了进来。

书中并未详细描写女配的大婚之夜,只寥寥几句,说楼家规矩大礼法奇,要女配与这活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行些奇奇怪怪的仪式,女配深感侮辱,加之这活死人夫君再好看也是“中看不中用”的主,故而从新婚之夜起,女配就恨上了他,一直称他为废物,甚至还暗中虐打她的这个美人夫君。

对此,云念念望着床上这漂亮的男人,啧声表示:“这顶配的好夫君,竟然还被嫌弃虐待,真是可怜……”

女配傻,所以嫌弃楼清昼,她可不傻,她的这个夫君,家里有钱,他自己也漂亮干净省心,不乱跑不掉毛不家暴不酗酒,还不必她尽妻子的义务,相当于穿来后,直接白送了她一尊漂亮可靠的财神!

虽然云念念还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穿来,但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她需以楼家少夫人的身份留在这里,所以这个漂亮财神楼清昼,她要好好供着才是。

外面响起纷杂的脚步声,门吱呀一声推开,进来了几个穿着华丽的嬷嬷:“太好了,吉时不能耽误,少夫人醒的正是时候,快请少夫人喜床上坐!”

几个嬷嬷七手八脚把云念念按坐在床上,摘了她头上的金花八宝凤冠,放在桌上,沉甸甸咣了一声,红烛映着金凤冠,金光闪的云念念眯了眯眼。

她还没搞清状况,又有几个梳洗嬷嬷上前来解她的头发,取来一截质地柔软的缠金红绸,在云念念放下的头发尾端束了一缕,拨到身前:“妥当了,可以开始了。”

云念念想起原文中一笔带过,令女配恨之入骨的楼家规矩,心中不免犯怵,问这些嬷嬷:“这是要做什么?”

领头的嬷嬷塞给云念念一把金剪刀,笑言道:“请少夫人亲取自己的一截头发,再取大少爷的一截头发,作结发之用。”

云念念先是一愣,而后松了口气,拿起剪刀:“原来只是结发。”

她眼眨都不眨,一剪刀下去,剪断自己的一缕头发,转过身,拨弄楼清昼的头发。

楼清昼人美,头发也属极品,乌黑柔亮触之似冰丝绸,云念念指尖挑起一缕,黑发丝从她的掌中垂淌而下,她的心猝不及防的一颤,这便不舍得下剪刀了。

她的金剪刀比划着,两团金影映在她那绝美夫君的黑发上,犹豫不决。

嬷嬷们瞧了出来,笑得更是慈祥:“少夫人这是心疼了……”

“少夫人,结发礼虽是旧礼,可在楼家,却比拜堂都重要,结发结心,从此荣辱与共,是咱楼家千百年来传下的老规矩,礼不可废,老爷嘱托过,结发礼成,大少爷才能托付给您。”

云念念:“行吧。”

她闭上眼,轻柔落剪,剪下楼清昼一缕黑发。

与此同时,她也在迅速回忆原书中对楼家的描写。

没记错的话,原文为了彰显女主云妙音魅力无穷,安排了楼家的一对儿相貌英俊的双胞胎少年,也就是楼清昼的双胞胎弟弟做云妙音的究极备胎,也因如此,原书中对楼家的设定很是高光。

唯一的皇商,千百年屹立不倒,可谓做到了商户中的巅峰,文武百官俱不敢看轻。

但明明这么大的家世,楼家的家族成员却简单和睦到出奇。

楼家仅有一脉,家主的母亲薛老太君还健在,慈祥和蔼,颇好说话。家主为人豪爽风趣幽默,且钟情不渝,只娶了一个夫人,夫人出身江南书香门第,正经的大家闺秀,读过书,性格温婉淡泊,与楼家家主育有三子,长子楼清昼,和一对儿双胞胎楼之兰,楼之玉。

没了,就这么点人,什么妾啊莺莺燕燕啊,通通没有。

这小说虽然漏洞奇多而且不合常理,但却让云念念省心许多,楼家和睦,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人,不必她费尽心思宅斗保身,看来自己留在楼家的这个决策是对的。

嬷嬷托来一只精巧的金盘子,用金线分别缠好发束后,举到云念念眼前:“请少夫人绕同心结。”

只会打死结的云念念:“……你们高看我了。”

嬷嬷们似是猜到她不会,和气笑道:“依少夫人的针线习惯绕个结就是了,只要您和大少爷的这两束头发绕在一起不分离,这礼就算成了。”

既如此,云念念拿起两束头发,不客气地绕起了死结,可那发丝顺滑,无论她如何打结,只要她一松手,总要分开来。

见她不停地重复着打结,嬷嬷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领头的嬷嬷连忙问道:“姻缘多艰,少夫人可还要一心系结,同心共渡?”

云念念一愣,楼家行结发礼,就为了问这句话?

云念念手指捏着这两束头发,认真起来。

今后,她是要以楼清昼明媒正娶的夫人这一身份做事,从这一点看,楼清昼是她在这里的依靠,她在楼家一日,就应认真对他一日。

云念念正色道:“我既然嫁来,自然是要一心一意,患难与共的。”

只要她不搞事,不眼馋女主的男人,想来这位躺在床上的美人也没什么患和难要让她与共的。

嬷嬷赞许点头,刚要取来红绳助云念念温柔系结,不料云念念行动如风,直接将两束头发混成了一束,潇洒绕了个死结,用发带系牢了,放进了金盘中。

嬷嬷们惊骇完,迭声说好,还掩着嘴偷笑,笑得更有滋味了。

如此缠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融,真真是好兆头,过后定要说给老太君和夫人听,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结发礼成,云念念放下头发,问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仪式?”

嬷嬷们笑道:“少夫人稍安,楼家洞房有三礼,一为结发,二为缠朱,三为印红誓,全齐活了才算礼成。”

云念念没听懂后两个是做什么用的,略一犹豫,摆手道:“算了,我也不细问了,要做什么就做吧。”

嬷嬷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两个头脸齐整的小厮,道了声叨扰,手脚麻利地将楼清昼身上盖的那床喜被翻开,用玉枕支起楼清昼,让他倚坐在床头。

楼清昼身穿深红喜服,玉带扎腰,玉佩垂挂,腰线流畅诱人,倚坐起来后,柔顺的黑发滑落在身前,他微低着头,纤长的睫毛垂着,脸上无悲无喜,如同一尊漂亮的玩偶。

嬷嬷微笑捧来一条绣着金丝牡丹纹,绣工精美的红绸腰带,抬到云念念眼前,毕恭毕敬道:“缠朱礼——少夫人请。”

云念念这才把目光从楼清昼身上拉回来,歪头:“嗯?”

嬷嬷脸上挂着微笑,说道:“请少夫人先为少爷宽衣解带,结发夫妻,情深意长,理该为对方宽衣解带,同塌而眠。”

云念念:“……要我解他的衣带?”

“是,请少夫人为少爷宽衣。”

云念念伸出手,手指尖掐着那玉带的扣,缓缓抽了开,转头见嬷嬷没有喊停的意思,惊愕道:“你是说,要我脱他衣服?”

嬷嬷点头,又递来那红绸带,笑道:“宽衣解带后,请少夫人再将这条象征一生牵连的朱红绸带系上,意味不离不弃,与大少爷携手渡余生。”

云念念惊了,这才第二礼,就进展到脱衣服了?那第三礼,岂不是要猛上天?

她看向眼前宛如玩偶般精致漂亮的楼清昼,脑洞逐渐虎狼,拍了拍发烫的脸,云念念深吸一口气,脱去楼清昼的外衣,接过金丝红绸腰带,身体凑近了,将红绸带轻柔绕在他的腰上,刚要系结,就听嬷嬷说:“少夫人,还有你自己。”

云念念:“我?”

她低头看向手中的红腰带,已然缠在了楼清昼的腰上,还有她自己的意思,难道是要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用这根红绸带,把我俩缠一起?”

嬷嬷答是。

还是束在腰上,这姿势……怪不得原文女配那般恼怒。

云念念深吸口气,道:“那就来吧。”反正她是无所谓的,楼清昼又占不了她便宜,深究起来,也应是她占这美貌人偶的便宜。

红绸不长,需云念念凑近了,才能有余下的系成结,云念念几乎贴在这尊睡美人身上,勉强将结给系了。

距离太近了,楼清昼身上仅剩一件月白中衣,质地柔软轻薄,近到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他清浅的呼吸,而就在此时,云念念忽然有了种微妙的直觉——楼清昼正在静静注视着她。

云念念猛地抬起头,楼清昼仍然闭着眼,浓密的睫毛垂着,但云念念却瞪圆了一双妖娆美目,使劲盯着看。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她抬头那瞬间,楼清昼的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像是在笑。

她正看得起劲,一旁的嬷嬷喜气洋洋道:“缠朱礼成,第三礼,行印红誓——”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龙王令

    1龙王令

    今天开始当伙夫| 都市生活

    江城!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香格里拉酒店地下停车场!车门打开,一个长相气质具都是万里挑一的冷艳美女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恭敬的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男子身材伟岸,身上气势如山似海,无法测量!他正是威震四海八荒,以一人之力,横压北境诸国的无敌战尊,萧战天!

  • 2 恶魔老公带娃追妻

    2恶魔老公带娃追妻

    凝碧| 豪门总裁

    “妈咪,你是不要我了吗?”她看着眼前那扑闪着乌溜溜大眼睛的小男孩,有些无语的望天。她才二十三岁,怎么可能生的出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出来?四五年前她还是一名祖国的花朵啊!而且她只是因为车祸失去了半年的记忆,还没有摔坏脑子啊!这时一个长得十分高冷而又衿贵的男人走出来,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是你老公?”头顶瞬间乌鸦飞过,现在都流行老公遍地种的吗?她才刚跟一个男人离婚啊。

  • 3 你用无情伤我

    3你用无情伤我

    大猫小鱼| 豪门总裁

    她爱他,从相遇的那一眼开始。他恨她,从结婚的那一刻开始。八年婚姻,她的忍让,换来的只是他越来越深的憎恨。绝望之下,她选择了放手......

  • 4 豪门宠夫花样多

    4豪门宠夫花样多

    安暖暖| 豪门总裁

    她是纪家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纪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父母早逝被爷爷抚养长大,与宁氏集团惊才艳艳的大公子定下婚约。在别人的眼里,她是投胎小能手,她的人生是开挂的,幸福的让人以为人生系统出了BUG!原本,纪暖暖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死前的三个月,她才明白所有真相。【精彩剧情】男人站在浴室,目光冷漠如霜,“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昨天晚上……”纪暖暖朝他走近,抬起手把他壁咚在浴室一角,天真无邪的笑着问:“小叔,昨天是我和宁逸的定婚宴,你昨天晚上怎么会和我在一起?”男人冷傲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离开宁逸。”“好。”她爽快答应。**酒店外,狗仔们聚集在一起,只为拍到纪家大小姐在定婚夜给自己的未婚夫带绿帽子的场面!从早上,一直守到太阳落山…… 

  • 5 不是说好隐婚么谈思音

    5不是说好隐婚么谈思音

    繁初| 现代言情

    他是她暗恋多年的男神,于是婚后开启了一段“含蓄”的追夫之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她终于明白她捂不热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的她,某天终于提出:“我要和你离婚。”

  • 6 重生嫡女狂宠妃

    6重生嫡女狂宠妃

    香林| 古代言情

    为一人,她赌上整个家族,却换来抄家灭族的下场。她以为的恩人,亲手把她拉入地狱,毁了她天真,碎了她的爱情。既然如此,地狱爬出来的她,誓要亲手捏碎他的一切!情爱一场,祭我年少轻狂!然而,复仇路上,那单纯善良的小王爷,一点一点把她吃干抹净,等她有所防备的时候,竟是再无退路。“王爷,我只为报恩。”“你趁我痴傻,将我吃干抹净,现在怎么,想擦嘴不认账?”苏南衣欲哭无泪,吃干抹净的人到底是谁?“年少,不懂事……”“天下于我,不过囊中取物,而你,入了我的笼子,敢跑,我打断你的腿!”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