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音封煜小说《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免费阅读

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

更新时间:

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她要红杏出墙……某王爷:乖,前世今生,...

《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精彩内容

《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是小编最近入坑的一部佳作,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分别为 叶婉音封煜,作者“热宫娘娘”是很多网友喜欢的大神级别作者,大大创作的内容值得细细品读:高风不知自己如何进入书房的,只恍恍惚惚行到王爷跟前,见到王爷仍旧紧攥着朱笔,仍旧一字未写:“爷,方……

大晋王朝的冬,总是极冷的。盛雪纷飞,寒风凛冽,树枝枯损嶙峋,万物一片败景,隐有几分萧瑟凄苦。

今日,又是阴冷雪日,王府内罕有人至的冷院更显凉薄凄楚,院落里尽是枯枝败叶,便是角落里的野梅都吝啬盛放,悄然落败。

叶非晚躺在病榻上,身上盖了一层青色粗麻棉被,屋内洋溢着几分暖炉烧尽后的刺鼻味道。

芍药吃力打了盆水放在暖炉上,捡了几块木头添到暖炉里,还没等直起腰身,病榻上叶非晚剧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

顾不得其他,芍药飞快从衣袖掏出白色粗麻绢帕,凑到叶非晚唇边:“小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芍药……”

“瞧你,乱紧张。”叶非晚虚弱着将芍药手里的绢帕拂开,秀丽的小脸痩骨嶙峋,苍白如纸,凌乱长发散在枕头上,青丝衬的她越发没有血色。

“小姐……”芍药还欲说些什么,手突然就抖了抖,雪白的绢帕被鲜红的血染红了,夹杂着咳出的血块,触目惊心,当下她的眼泪“啪嗒”掉了出来,“小姐,您都咳血了,身子骨本就弱,哪能这般折腾……”

“芍药,”叶非晚只觉自己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痛,似有人拿着匕首一下一下削她心尖上的肉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我无事。”

“怎会无事……”芍药拿过一旁的暖袋放在叶非晚胸口煨着,“小姐,您给王爷说几句好话吧,他待您那般好,定然会把您从这冷院里接出去……”

芍药口中的“王爷”是封卿,是当朝靖元王,当今圣上七子。芝兰玉树出尘绝艳,他是风流才子,更是治世能人。

只是……待她那般好?叶非晚听着,本枯井一般的双眸动了动,如死水微澜,他待她不过只是王爷对王妃的好罢了,给她权势,地位,金钱。

她是他的妃,仅此而已。若是旁人坐在她的位子,他也会待旁人好的。更何况,这个位子,是她央着一国首富的爹找陛下求来的一纸婚书,是她逼着他娶她的。

而他,心底是有旁人的,她以为嫁与他后,他与她举案齐眉,他带她北游南巡,他予她权势地位,是因为爱。

然而不是,他不爱她,分毫没有。

叶非晚想过的,即便不爱,他若是一直待她好,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也是愿意的。

可是!在她为妃三年后,他纳了侧妃柳如烟,那个……酷似他心上人的美人儿。

于是,她嫉妒了,她想要将柳氏推入莲池,要她永远消失在封卿身边。可还没等她动手,柳氏便自己掉了进去。她看着在莲池里起起伏伏的柳氏心中唯有快感。封卿赶来了,他把柳如烟救了上来,他对那女人呵护备至。

一场大吵,她将手中银簪刺入他胸腹,而她也被罚搬入冷院。

如今已近一年,二人鲜少见面,亦……不愿再相见。

“小姐……”芍药还在小心唤她。

叶非晚抬眸,忍着深入骨髓的痛伸手,皮包痩骨的手背细微颤着,抓着芍药小臂:“这几年跟着我,你受苦了。”

“芍药不苦!”芍药使劲摇头,泪却是流的更凶了,“小姐,您好生歇着,芍药给你把药端来,净口洁面,您素来爱洁净的……”

道完,她将她的手妥帖放在暖袋上,回身在暖炉上的水盆舀了一杯温水,另一手端过烫人的药汁:“小姐,您先漱口,再喝药……”小姐的嘴里,尽是血迹。

叶非晚听着,却只是摇头,勉强一笑:“药还冒着热气呢,先放着吧。”接过了温水,漱了漱口,扭头望着病榻旁的阑窗,“芍药,我想瞧瞧窗子外头……”

“小姐,如今天寒……”

“好芍药,我在这榻上闷了两个月了,便让我瞧上一眼吧。”叶非晚眯着眼睛,讨好一笑,双眸眯成一弯月牙。

芍药一僵,终究拗不过:“只一小会儿,小姐当好生抱紧暖袋。”

“嗯。”

阑窗刚开一条缝,便被冬风生生撞开来,狂风卷集着飞雪涌入屋内。

叶非晚呆呆瞧着窗外,好久:“芍药,那棵老歪脖子树,还在呢……”她突然启唇。

“是啊,”芍药似也呆了,望着窗外一时连关窗子都忘记,“咱刚来时,小姐和奴婢还坐在那老歪脖子树上赏月呢。”

“是啊……”叶非晚应了声,“芍药,你说,爹从小就告诫我,这金子最重要了,到头来,我怎得为情落得这副模样……”她的声音,似是迷茫。

芍药闻言,似越发伤心了:“小姐,您想老爷了吧,等着王爷肯放了咱们,小姐,咱们便给老爷守墓去……”说到此,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老爷……终究财大震主,被王爷亲自剥了身份,贬去江南,却……病死在途中。

“等他放了咱们,等他放了咱们……”叶非晚低声呢喃着,可眼底泪再无控制纷纷砸落,“他不会放的,芍药,他不会放的……”

被打入这冷院前夕,她找到被她一簪刺伤正被太医医治的封卿,她跪在他房门前,跪了一个时辰,他出来后,她对他重重磕了三个头,只求一封休书。

可是……他却不放过她,他说她想求一封休书是做梦,他说他即便死都不会放过她。

如今,由不得他放过与否了。

掀开被子,将手规规矩矩交叠放在身前,端正躺在榻上,紧锁的眉心舒展,她安静正姿,眉目恬淡。骨子里的痛,似淡了些,风雪交加的寒也渐渐消失……

“小姐,风寒雪冰,不能久开窗,奴婢关了窗子了。”话落,已抓住阑窗边沿。

“……”却无人应声。

芍药手猛地一颤,阑窗再次被风雪撞开,阴沉天色,呜咽风声,凛冽寒雪,以及榻上,双眸逐渐游离的秀丽女子……

“小姐,小姐……”她哑着嗓子叫着,声音喑哑。

她终究……大限已至。叶非晚静静想着,冷院一年,本一场风寒,谁成想入了肺腑,成了痨病,他倒是为着王府颜面,派人抓药吊着她这条命,可是她却不愿再治了,应付着请来的太医,日日送来的药倒了……

便这般吧,便这般吧……她想。

若有来生,只愿……只愿再不作贱自己……

……

王府正厅一侧书房内,靖元王封卿褪下狐裘披风,露出紫袍蟒服,颀长身姿坐于书案之后,眼前尽是政务折子。

他当初被父皇早早封了王,断了皇位后路,谁曾想过,如今父皇年岁已大,皇兄又是废物,而今他为监国。

今夜本该忙碌,可眼下却不知为何,竟是什么都看不入心。

“爷,侧院柳妃送来茶点的人正在外头候着,说您忙于政事,定然心有疲惫,要您保佑身子。”身边伺候的下人高风恭敬道着。

封卿却是应也未应,手执朱笔,瞧着手下折子,半晌落不下一字。

“爷,后边冷院……”高风的话还未道完,却见封卿手中朱笔蓦然一顿,一滴馨墨落在折子上,晕染一片。

高风心底一颤,继续道着:“后边冷院那儿有消息,王妃……病还未好。”

“与本王何干?”封卿双眸骤然紧缩,声音冷凝,“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语罢,手却不自觉抚向肺腑处,簪伤已好,却不知为何,今日竟在隐隐作痛。

此刻,书房外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封卿本就无看折子的心思,如今被这喧闹一吵,心底越发烦躁:“去瞧瞧。”他不悦道。

“是。”高风点头朝着门口走。

门外有两个下人,一站一跪,站着的那人,高风方才就瞧见了,侧院柳妃的下人杜鹃,手里拿着盘膳盒,隐隐透着香甜。

“杜鹃姑娘,王爷今日无用茶点的心思,还是请回吧。”高风对着杜鹃挥挥手,杜鹃朝着书房望了一眼,左右这也非王爷第一次回绝,是以朝着身边跪着的女人嘲讽一笑,撑着油纸伞裹紧棉衣走入风雪里。

高风这才得闲扭头望着跪着的那人,单薄的衣裳在这风雪里着实可怜,风一吹怕是就能将那瘦削的女子吹跑,雪落其身化为水,连一头散乱长发都弄湿了,狼狈的紧,脸色被冻得青紫,手上尽是冻疮,可她却毫无知觉,死气沉沉。

“芍药姑娘,王爷今儿个心情不好,怕是不会想听王妃的事,”高风摇头叹息一声,“赶明儿我差人送些名贵草药过去,太医说了,王妃这病,得静养……”

对冷院,他们自也不敢怠慢的,毕竟……普天之下能刺伤王爷、还能让王爷隐瞒下来不让任何人追罪的人,怕只有王妃了。

“高总管,”芍药闻言,却仍旧面无表情,她抬首,声音死寂,“小姐去了。”

“啪——”书房内,陡然一声巨响,惹得门外众人纷纷伏首,寒冬腊月,跪了满地的精兵良卫。

“芍药姑娘,你方才……说什么?”高风觉得自己大抵是听错了,那曾生龙活虎满京城追着王爷跑的女子,怎会说去就去了?

“小姐去了。”芍药复又道一遍,泪,砸在雪地之上,打出小小的圆坑。

高风不知自己如何进入书房的,只恍恍惚惚行到王爷跟前,见到王爷仍旧紧攥着朱笔,仍旧一字未写:“爷,方才芍药姑娘说,说……”

说什么,他竟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向不耐的靖元王,此刻却没有催促,仍旧一动未动。

“……王妃去了。”完整的话终于道出来了。

“啪——”封卿手心,朱笔断,馨墨溅,手心血渗出,染红了一片纸页。

“嗯。”最终,他轻应,“拉出去埋了吧。”

却在高风转身离去瞬间随之起身:“那女人素来诡计多端,本王定要亲自目睹她入得土中!”

话落,未着披风,人已然行出书房,身形平添几分慌乱。

网友淡水河谷点评:没写过书评,《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这本书是我心里难得的神作了,不像那些nc爽文事事都写的完美,对人性的描写很真实,没有满屏幕的装犯和nc,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意难平,对仙的向往,对道的追求,有自己的遗憾,就是这份遗憾给与的真实感构成了整个世界,我心中的神作!

网友想被温柔圈养点评:《重生美人和离记叶冉颜封珩芍药》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者热宫娘娘的想想力丰富,情节曲折动人,高潮迭起,引人入胜。让人爱不释手。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腹黑总裁别追了

    1腹黑总裁别追了

    魅生| 豪门总裁

    众所周知,沈家大小姐是个白痴,却偏偏被文城叱咤风云的九爷看上。上一世,众人皆欺她骗她,她抱之以真心,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唯独九爷护她周全,她却陷害他至死。重生一世,诞下双子,失踪五年,强势回归。本想报恩,谁知上辈子对她宠宠宠的九爷这辈子居然只想杀她。“沈未晚,为什么当初死的人不是你?”“沈未晚,你欠我...

  • 2 狠心前夫要追妻

    2狠心前夫要追妻

    加麻加辣| 豪门总裁

    隋棠死了,沈司夜一句话就让身为他正牌妻子的温晴过了五年生不如死的牢狱生活。在监狱里她被折断了手指,被开水烫伤,她无数次的想过要了解自己的生命。入狱前,温晴是骄傲的海城玫瑰,她告诉沈司夜:你一定会后悔的。沈司夜说:就算我会后悔,也一定是后悔今天没有杀了你。出狱后,温晴成了海城的过街老鼠,沈司夜说:温晴...

  • 3 独宠草包娇妻

    3独宠草包娇妻

    蓝乞桥| 现代言情

    “看到你这张丑陋的脸,我就恶心!以后别再来纠缠我!”貌丑无颜的沈知南被退婚了,一时成为全城笑柄,还被神秘男人禁锢十月生子。她受尽屈辱,设计逃离,摇身一变成为国内外知名医师,身披无数马甲,让人望尘莫及。渣男手捧鲜花来到她面前:“以前是我错了,只要你愿意回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沈知南冷笑,一脚将人踹开...

  • 4 腹黑总裁要骗婚

    4腹黑总裁要骗婚

    旧时绵绵| 现代言情

    简然以为自己嫁了一个普通男人,谁料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公司的总裁大人。不仅如此,他还是亚洲首富帝国集团最神秘的继承者。人前,他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商业帝国掌舵者。人后,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把她啃得连骨头也不剩。某日清晨,简然扶着酸疼的腰,委屈道:“人,一周只能造一次。”话音未落,如狼似虎的男...

  • 5 穿成偏执病娇的猎户妻

    5穿成偏执病娇的猎户妻

    杏儿酸| 古代言情

    古中医传人慕九月穿越成一个辗转嫁了数次,克死三个男人的扫把星。现任丈夫是一个摔断双腿,被退亲,还被父母兄弟扫地出门,性情偏执病娇的猎户。面对整天阴沉着脸的男人,家徒四壁的破败房子,慕九月默默撸起袖子,干吧。开启空间,上山采药,下河捞鱼,治病做生意,就没有她不能干的。日子渐渐好过,阴沉的丈夫也渐渐被治...

  • 6 沈医生请自重

    6沈医生请自重

    仅允| 现代言情

    徐岁宁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找男人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